›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06日

風雲人物:壞人的好友 見證艾勤賢四個難關

「Only good men die young」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的Kevin Egan(艾勤賢),喜歡以「壞人」自居,笑言可以活得長久。但上月17日晚上,這位患上食道癌的「廉署剋星」終於不敵病魔離世。
可惜的是,好友們也相信了樂天大狀的話, 以為捱過胡禮達事件、先科案,更克服了喪子之痛的他,必能一如以往戰勝這場硬仗。他的好友林炳昌說,艾勤賢臨終前對他編了一個大話,為的是免卻朋友們憂心其病情:「佢就係鍾意將啲嘢收收埋埋。」只有艾勤賢自己知道,他正跟死神作最後搏鬥,正如他的綽號「Eagle」一樣:頑強、撐到最後一分鐘。
記者:黃家慧

相關新聞:同居密友憶獄中「執業」莫逆之交讚男人中的男人

艾勤賢追思會舉行前兩天,林炳昌從歐洲趕返香港,相約記者到中環FCC(外國記者會)會面。「我同佢嘅友情就好似經歷上過戰場一樣,大家因為先科事件入過獄。」林炳昌說,FCC正是該案的「發源地」,廉署指他們在這裏開始商討串謀勾當。
先科國際造市案是艾勤賢在香港經歷兩次嚴重官非之一,艾勤賢被指向傳媒披露女證人乃廉署保護證人而被起訴,一度被判監兩年半,服刑個半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後來獲上訴庭判上訴得直,但廉署仍咬住他不放上訴至終院,終院最後還他清白。林炳昌也曾因此案被囚4年,後來更被加監至6年,最終同樣獲終院判處無罪。

捲胡禮達事件  先科案判入獄

林炳昌把記者帶到吧枱其中一幅牆看一幅展品,艾勤賢通常坐在吧枱中間位置,正好在展品附近。展品是餐廳一張單據,上面有艾勤賢和林炳昌的簽名。「佢哋想嚟個club度搵我哋簽嘅單,睇吓我哋當時會唔會同一個時段喺度,其實每日搵呢啲單,都會搵到我哋同一時間喺度啦。」兩人很多時候在這裏用午膳,放工happy hour也在這裏。FCC拒絕向廉署提供單據,後來有會員提議他倆在單據上簽名,然後把它裱起來掛在牆上,成為FCC其中一個標記。FCC跟艾勤賢也有另一重關係,他是該會的第二副會長,過去多年來他每天也在這裏「打躉」,若想找艾勤賢,來FCC必定會找到他。林透露,他也是被艾勤賢「踢入會」,從此喜歡杯中物。「我哋有時癲起上嚟,一個中午可能開十樽八樽白酒,三幾個人飲晒……𠵱家講番,真係好懷念。」
兩個律師相識,卻跟打官司無關。1983年,林炳昌離開廉政公署後,到英國修畢法律課程後回港實習,舊同事帶他到九華徑射擊場,艾勤賢是常客,提出推薦他入會,展開一段既共玩樂、也共患難的35年深厚情誼。不說不知,原來艾勤賢曾代表香港出賽,後來因另一宗重大官非胡禮達案後,他不再獲發槍牌。至1994年,他倆的交往開始頻繁,1993年底徐家傑被廉署解僱是一條引線。林炳昌說,事件反映了廉署內部的腐敗及不公義,他思前想後決定改變不跟舊同事打對台的想法。艾勤賢則因胡禮達案1990年離開律政署,接過不少廉署的案件,兩人一拍即合。過去廿多年,估計合作的案件多達100宗。談到艾勤賢這位拍檔,林炳昌讚不絕口:「他的法律觀點厲害,記性亦佳,可立刻說出案例,確實天生要吃這行飯。」
後來,他倆加上徐家傑,遭傳媒形容為「天地人」三魔。林炳昌為艾勤賢「翻案」,說這是張冠李戴:「原本係『天地仁』,天地有正氣有仁義嘅意思,邊有魔!」綽號是給當年仍在廉署工作的林炳昌、徐家傑和另一位同事起的。他相信有人將之告訴傳媒,艾勤賢隨後越來越出名,傳媒便把綽號套用在三人身上,卻變成「天地人」三魔。艾勤賢也知來源,說沒所謂,「帶點江湖味很不錯」。
他倆由一起代表被告跟廉署打官司,然後一起被廉署起訴,但林指艾勤賢從沒埋怨:「好似胡禮達事件,佢都係被牽落水,但佢從來冇一句埋怨,亦都冇一句說話係誰對誰錯,只係話嗰件事已經過去,算數啦;先科事件亦都係,佢亦都知道我哋係有一個天職,作為律師,既然接得到呢單案,都係要盡力去做。」
艾勤賢坐了個半月監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其間大律師公會批准他繼續執業,但生活不容易。「右邊個角色係判咗罪嘅convicted person,呢邊就代表人哋(出庭),如果畀着我係佢,都幾難捱。」那時有人趁機壓價,林自言情況還好,有儲蓄,可度過那段寒冬,但他被律師會停牌,遂不斷推薦艾勤賢給惹上官非的朋友。

老來喪子痛哭  患癌不忘自嘲

兩宗官司他還可從容面對,但十多年前長子在車內放廢氣自殺身亡,艾勤賢深受打擊。林憶述,艾勤賢的長子一向性格開朗,跟父親一樣在澳洲修讀法律,小Egan放暑假不時來港,林曾問他會否考慮畢業後來港執業。想不到那一年他原來已患上抑鬱症,從香港返回澳洲不久便自殺。失去兒子的艾勤賢非常傷心,林記得那天對方在FCC告訴兒子遺書的內容:「雖然你一直養我供我,但我感受不到愛」,兩個大男人禁不住一起哭泣。
捱過了三關,想不到噩耗去年再度來襲。認識艾勤賢的人都知道,他的生活很有規律,任何聚會9點前必定「散band」,翌日清晨5、6點起床。去年大約10月,艾勤賢吃蜜瓜時感到吞嚥困難,即時求醫,證實患上食道癌第二期。過多星期後他把病況告訴林炳昌,但叮囑他千萬不要告訴他澳洲的家人,免得他們擔心。在林炳昌眼中,艾勤賢對打敗病魔充滿信心,接受幾次電療、化療後已將癌細胞打散,朋友都以為他已無大礙。
艾勤賢接受療程後頭髮全脫掉,還跟林炳昌開玩笑說:「呢個係最貴嘅haircut」。林說:「我冇聽過佢呻一句,佢只係話要接受,佢呢樣嘢係好值得我哋學習,遇到困難時你呻係冇用,外國人對於生死係欣然啲。但咁就寫咗個句號。」正如艾勤賢的律政署舊同事曾給他起了跟其姓氏Egan相近的綽號「Eagle」,因他擁有鷹的特質:頑強、撐到最後一分鐘。
兩人最後一次通電話是在6月7日,艾勤賢原先答應兩日後幫忙處理一位律師的認許儀式,但他當日編了一個大話,說要趕回澳洲見一位由小看到他長大的嬸嬸,之後一直沒覆林的電話。事後朋友們才知他癌病復發入院治療,但他沒向人透露,6月14日他終在WhatsApp「現身」,林還跟他談起近況和病情,手機螢幕處處流露歡笑。
直至17日艾勤賢在家中昏迷,有朋友聯絡不上他登門時發現,惜送院也返魂乏術。對於病情,艾勤賢一直表現從容,經常叮囑朋友不用擔心, 倒是朋友難以接受他連再見也沒說句便突然走了,非常懷念這位充滿娛樂性、幽默兼有義氣的故友。「佢成日話only good men die young,佢咁壞一定是live long。」艾勤賢出事時林炳昌身在法國,閱報得知對方離開前兩天仍上法庭。
如果時光可倒流,林炳昌很想對這個「壞人」說:「你應該退休,好好享受人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