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01日

好痕好爛好痛 發炎爆血流膿
我們不是濕疹 是類固醇上癮

Francesca在戒斷類固醇以外,亦定期做瑜伽以維持身體健康。黎樹雄攝

【社會熱話】
【本報訊】濕疹女生弒父母再自殺的一宗倫常慘案,儼如把社會撕裂成兩個板塊;沒有濕疹的人不解:「濕疹啫,使唔使呀?」濕疹患者卻感同身受表示同情。在這兩個板塊中間,還有一小撮呼喊着:「我不是濕疹,是類固醇上癮。」他們搖頭嘆息:「如果她早點認識我們,可能就不用走上這條不歸路了。」
記者:陳芷昕

相關新聞:用重藥無效 置諸死地而後生

戒斷類固醇 反彈期生不如死

「好痕、好爛、好痛、好紅、發炎、爆血、流膿……」
戒斷類固醇的患者在訪談期間,都不約而同地重複着這堆詞彙。
23歲的阿杰,自去年9月得悉「類固醇上癮」後,毅然戒斷用了23年的類固醇。眼前的他除了一張臉算是比較平滑以外,所有可見的皮膚都如象皮一樣粗糙。他一邊說話,一邊抓癢,「雪花」一片片落下。

「每天起床,就像買六合彩,我今日有冇中獎?今日我靚唔靚?」

阿杰卻很開心地說:「我現在已好多了。我彷彿可見到面前有一道曙光。」
在戒斷類固醇的第三個月至第六個月期間,阿杰經歷着比過去濕疹可怕更多的反彈期。當時,他每天都要到早上6、7時才成功入眠,因為徹夜忽冷忽熱,而且全身不停在流出液體,讓他又痛又癢。他睡不了多久,10點多又醒來。
他出不了門,因為他的腳輕輕踏在地上已經很痛了,他只能一整天在家坐着或躺着。他盡可能找點樂子分散注意力,但太癢了,他忍住不抓臉,只是輕拍一下,血就噴出來了。晚上用完死海鹽洗澡後,在媽媽的幫忙下,他用繃帶包裹全身,像一頭乾扁的木乃伊一樣。然後上床、再失眠、再起床──「每天都在重複輪迴」。
與身為學生的阿杰不同,已戒斷類固醇5年的美容記者Francesca在頭一年半的反彈期間,仍得繼續工作養家。當時她的病情像過山車般反覆,完全無法預料:「每天起床,就像買六合彩,照鏡時就知道:我今日有冇中獎?今日我靚唔靚?」

相關新聞:非反對使用 只是反對濫開

「我跟妹妹說我受不了,以後請她照顧爸媽。她很冷靜回說:『你唔可以死住,我養唔起。』」

中獎的日子卻少之又少。每天早上,Francesca至少要花10分鐘,用棉花把囤積在眼角周圍的黃色膿液輕輕抹走。看着一張紅腫又粗糙如沙紙的臉,她幾乎每天都崩潰得大哭:「我是全世界最醜的美容記者!真的不知道怎樣做下去。」
痕癢和痛楚從臉部逐漸蔓延全身,在最難受的時候,她曾兩度打算自殺。「第一次,我跟妹妹說我受不了,以後請她照顧爸媽。她很冷靜回說:『你唔可以死住,我養唔起。』第二次,我跟媽媽說我要自殺了,她哭着跟我說:『你死咗我都同你一齊去啦,我都唔想做人啦。』」
Francesca因為面對照顧家人的壓力,只好咬緊牙關繼續忍受戒斷類固醇的反彈期。
有時候,Francesca也忍不住會懷疑自己:「到底我為甚麼要這樣折磨自己?是不是因為我沒有用類固醇,我的濕疹才變得這麼嚴重?到底我現在經歷的反彈期,會否有盡頭?」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