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16日

攝影師又驚又想影︰
摸前臂骨似有交流

陳的經過六日拍攝,發現恐懼源自於不了解;觸摸過,深深體會到身體的神奇。

【本報訊】獲獎無數的攝影師陳的,面對從未有接觸過的人體標本,也與平常人一樣驚。「認識解剖,都係一啲紀錄片、電影、電視……印象係好核突,好唔舒服」。對於一個攝影師,拍攝人體標本機會難得,令陳的「又驚又想做」,正式拍攝前更失眠一個月;但經過六日拍攝,他發現恐懼源自於不了解,親身了解過、觸摸過,他深深體會到身體的神奇。

相關新聞:解剖學者X攝影師 鏡頭探索身體宇宙遊走盆骨高山俯瞰腹前壁河流

恐懼源自氣氛而非標本

陳的是一名靜物及建築攝影師,作品經常在世界各地展出,曾獲不少國際獎項。他透露,自己對解剖對標本原本一無所知,所以一樣恐懼,但投入拍攝後發現,恐懼源自於氣氛,並非標本本身,「當初影周圍熄晒燈,有啲唔慣,但影影吓都冇乜嘢,現場仲有大體老師」,是的,他是在放有二十多具大體老師的港大解剖室拍攝這輯標本相片。
港大安排了六天拍攝,陳的將不同標本分類去影,由在小透明箱內浸着防腐藥水的標本,到大箱內的標本,再到可以拎上手的骨頭,最後影不同器官。到第二、三日,他開始敢直接接觸標本,「摸上去嘅感覺?」記者問,「好奇怪,好難形容……好似前臂骨,會覺得好似拖住一個人隻手,個感覺好特別,好似同緊一個人交流……會有情緒會有諗法」陳的答。
他指,整個拍攝難度並非畫面或技術上處理,「心理上大於所有,好擔心自己做得唔好」;如何對待標本亦是一個難題,是生物?是死物?「𠵱家(標本)冇生命,但(標本)又曾經有生命,情緒上點去溝通,應該點樣理解呢?」但到拍攝那日才發現,不用多想,全由直覺主導即可,所以他見到腹前壁是一個森林,大網膜是一塊蕾絲布(Lace)。
港大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陳立基也有想過為何大眾會怕解剖、會怕標本,他認為公眾害怕是因為器官、內臟等,經常連結上不好的事件,例如受傷時會痛會流血見骨,當這些直接關聯到受傷、手術,再見到人體內部會感覺到痛及不適,但其實每個身體部件都很重要,是保持人的生存運作中,希望大家看過《探》一書會有改觀。
■記者嚴敏慧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