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6月0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誰來關心流浪講師
(高教公民召集人 賴卓彬) - 賴卓彬

香港的大學教資會和大學管理層,最近十年依循新管理主義(neo-managerialism)思維,在「院校自主」下,辦學態度變得越來越凡事向錢看。最近接二連三的教師被炒事件,即是惡果之一。
上述的大學管理思維,將資源集中催谷研究成就,以提升大學國際排名,令大學另一開宗明義的任務——培育學生,恍如次要考慮。事實上,今次理工大學正是一邊裁掉五位主力教學的教師,一邊招聘主力搞研究爭排名的教授。但比這個更普遍的現象,是很多負責教學的大學教師,是以短期合約、甚至是時薪兼職聘用。除了極少數院校會將這些教師批改學生作業、備課所需的時間,都算進工時外,大部份情況,兼職講師的工時,都只會按他們的課堂鐘點來計算。
因此,第一個現時教學的無奈是,其他諸如下課後和學生交流、討論功課、回覆電郵,以至在課堂外傳道授業解惑等等,在制度上都是不值半毛錢的「公餘活動」。可能有人會說,既然投身教育這種神聖工作,為甚麼還要在工時上斤斤計較?將教育事業變得斤斤計較、不再神聖的,是盲目依循新管理主義的管理層,而不是為餬口奔波的教師。
兼職講師制度所產生的第二個無奈,是犧牲了大學生的學業。由於兼職講師制度上被認定「在課堂外沒有工作」,因此他們和全職教授不同,通常都無(固定)辦公室;尤有甚者,學期開始前或完結後,甚至無資格使用院校資源(例如學校圖書館!)。在這等情況下,兼職講師如何在學術上增值自己?學生在課餘時都找不到這些教師,又如何和他們面談討論、請教治學?莘莘學子過關斬將考上大學,為何只得到這等學習環境?
很多教師都是燃燒自己照亮學生的蠟燭,不會「按章工作」。但這樣一來,第三個教學的無奈是:一位不肯將貨就價的兼職講師為了克盡己責,只能在工作合約外,無償地去承擔教師這份職業;而這種無償,就是制度給教師的懲罰。試問現時兼職講師的制度,有否尊重教學?教師的尊嚴何在?
既然合約、兼職的教職極不穩定(今次理大削職事件即屬一例),而且學期完結就等於沒有收入,因此,第四個教學無奈是:為了謀生,很多兼職講師,往往在一個學年甚至一個學期內,同時在不同學院工作,數年間輾轉在不同大學任教。這就是所謂「流浪講師」。「流浪講師」是現今制度的產物,既影響教學質素,犧牲大學生的學業,亦是大學教師尊嚴日損的苦況。
以上各種無奈環環相扣,已經見怪不怪。歸根究柢,都源於大學管治制度。教資會和大學管理層,對這些情況都知之甚詳,卻視若無睹。如果這不是大家想要的大學教育,單靠勢孤力弱的兼職講師去努力,實在不知如何能擺脫每下愈況的局面。
https://www.facebook.com/progressivescholars

賴卓彬
高教公民召集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