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07日

排名當道 大學跪低
(中大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 黃偉豪) - 黃偉豪

很多人都不太喜歡大學排名,甚至對它極度鄙視。但是,痛恨和厭惡往往只是情緒和發洩,不會使大學排名自動消失。有效的應付方法,是認清和針對排名背後所反映的問題,對症下藥。排名當道的深層原因,是大學在新時代下面對的存在價值危機。要化解,大學必須更有效地向持份者,去證明自己的價值和貢獻,而不被時代所遺忘和科技所淘汰。
可惜,面對大學排名當道,大多數人仍是採取短視和被動的應變策略。最令人失望的莫過於很多大學的取態是乖乖跪低,為迎合排名機構的喜好和需要,甘心放棄了不少傳統價值和核心理念。當中最引起爭議的,毫無疑問是「重研輕教」的風氣。原因不外是在大學排名的計分機制上,也是重研究多於教學。
例如在現時最為人所知的兩個大學排名榜,即QS(Quacquarelli Symonds)和THE(Times Higher Education)中,關於研究表現的計分比重皆高達六成。與此同時,有關教學的部份,不但只佔排名總分的兩至三成,而且往往只是簡單地用師生比例來作為教學質素的量度,準確度成疑。雖然如此,但急於追求排名的大學,仍不放棄捕捉每個制度漏洞,來提高自己的分數和排名。

計分方程式死板粗疏

君不見不少大學,辭退了人工較貴的舊制教師,然後把省下的錢,透過更便宜的新合約條款,來僱請更多的教師,當中甚至諷刺地包括了原來被裁退的舊制教師。原因是排名只計算教師數目,不計算教師薪酬,或是每個教師實際所教的科目。根據愚蠢和死板的排名計分方程式,只要教師數目增加,不論他們的薪酬是否合理或足以餬口,甚至不論他們是否有真正參與教學工作,排名的分數仍會自動增加。這一切在大學中不斷湧現,千奇百怪的荒謬現象,其實也是排名制度在背後驅使的理性行為。
但是,在此也要還香港的大學一些公道,這個為追逐排名而不斷改變自己的遊戲,不只是香港獨有的問題,也是一個全球的問題。不只是歐美國家,在中國內地,甚至非洲地區等的不少大學,也在玩同一個排名遊戲。很多發展中地區大學的學者,也同樣在他們大學的強烈「鼓勵」下,即使基本因素未成熟,也要突然「大躍進」式用英語寫作,然後投稿至歐美「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極高的頂級學術期刊,以求提升大學排名。例如,近年筆者行內的不少學術期刊所收到的,由發展中地區寄出的投稿量急劇上升。而行內更出現太多人忙於做研究出論文,太少人願意為期刊做評審員(reviewer)的不平衡現象。
最使人感到意外和驚訝的是,這些甚具影響力的排名背後的計分方法,往往是出奇地過份簡單和粗疏。如此問題多多的排名,足以使以嚴謹學術和深厚理論見著的大學,甘願俯首稱臣,被隨意擺佈,實是匪夷所思。我們,包括了大學的管理層,應當非常認真地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何如此簡單和粗糙的排名,在不少公眾的眼中,它的公信力和說服力竟然比大學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帶來如此翻天覆地的轉變。當中的較合理解釋,是排名只是問題的表象,而非真實的根源所在。
大學所面對的,是遠比排名更為嚴重的身份價值危機。排名所帶來的問題只是果,而非真正的因。從一個宏觀和資源的角度分析,排名為大學帶來如斯大壓力,是大學必須依靠政府或學生所提供的資源來運作和發展。而基於種種原因,政策制訂者、學生及其他關鍵的持份者,卻寧願信任排名,多於信任大學本身的陳述,作為前途抉擇或資源分配的基礎。排名問題所反映的是一場大學的危機,提醒大學在管治、教學和研究上,必須走出象牙塔,拉近和社會的距離。歸根究柢,大學和社會出現了裂縫和隔膜,才使排名機構有機會乘虛而入。

黃偉豪
中大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