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07日

大學管治的人治真相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 黃偉國) - 黃偉國

在討論香港院校自主對院校領導層管治的影響,以下三點必須釐清:
一、不少人仍舊有一種錯覺,以為有學識的人有修養、守規矩,無時無刻講求互相尊重、憑事實、講道理。事實上,我們必須明白學識與道德根本沒有必然關係,這只是因為一般人對大學及在大學工作的人理解不多而造成的錯覺而已。
二、有學識的人及研究表現傑出的學者,必然被視為有領導及管理能力,並有資格晉升決策層主宰大學的權力。可惜,研究能力與管治能力又毫無關係,等於游泳健將不等於爬山高手一樣。
三、大學工作的學者及教學人員,均是知識分子,於是不少人無限想像他們心繫家國、關心社會、追求公平公正公義、對政治及社會的問題提出批判,有良知能分清是非黑白。但是,在21世紀的香港有資格稱得上是知識分子的學者有多少?正如上述提及道德與學識並無因果關係及相關性,即使學者的研究表現傑出、著作甚豐、取得大量研究撥款;但事事偏袒當權者,濫用權力、扭曲是非、顛倒黑白,甚至利用自身權勢欺凌、侵犯、歧視、恐嚇或誤導同事及基層員工的話,其行為實與衣冠禽獸無異。
作為一個普通市民,不少仍依賴學者的權威去了解事件及判定對錯,但他們忘記了「聖人都有錯」這句說話,更何況是學者!最大問題是若果學者利用他們在大學體制內的權力及權威去犯錯,更自以自己是學者、高級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講乜做乜都一定啱」,人人必然會信我支持我的話;結果產生了不少荒謬的言論,由一位經濟學教授提到「中國經濟科技進步,自己有朋友叫雞(召妓)都可以拎部手機出嚟照(付款)」;到十大校長為了向政權主動表忠,發聲明以反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為理由不支持港獨,實在引人側目。
所以,談到大學的管治問題,人,特別是領導層,仍是重要的部份。在一定程度上,由於權力集中在他們手上,制度是由他們操控,規則由他們詮釋,有利他們的部份會不斷以「既定程序」為理由含糊化及合理化,不利他們的部份會極力隱瞞及誤導。

缺乏權力制衡機制

縱觀現時八所公立大學的管治決策體制,缺乏權力制衡的機制:教職員、學生及舊生未能及無法透過現行的渠道,參與監測校政,及落實機制懲處犯錯的領導層;針對大學最高的權力機關校董會,大部份議席由政府及校方委任,民選校董佔的比例少得可憐,造成這些少數派只是用作點綴校政民主化。若果你身為敢言批評管治及校政的民選校董,而你又只是一個合約制員工,更容易因為你的行徑,管理層利用「行之有效」的職員表現評估機制,以「教學或/及研究表現不濟」或「部門財政緊絀」為理由將你解僱;結果造成寒蟬效應,大學教職員敢怒不敢言。
此外,近年來大學管理層以「保密」為藉口拒絕披露、回應及交代任何詳情,實違背當代公共行政理論中公營機構必須向持份者問責及提升透明度的趨勢。當然,涉及個人資料部份,又或者指明哪些人提出的觀點,保密是必須的。
但是,八大的經營及開支,實際上是運用公帑,亦即是由納稅人供奉,其領導及管理層實有責任交代其管理的狀況,向納稅人交代,包括領導層的人事任命機制及選拔過程、大學校長及其管治團隊的薪金及福利、大學校園建設及設施、課程與學位的分配、研究範疇的總體方向、教與學資源的運用(包括教師聘用條件及待遇)等。試想若果大學管理層,事事以保密為理由拒絕向公眾交代,院校自主只會淪為領導層黑箱作業。
最後,作為監察大學管治的大學資助委員會,對於上述的不良狀況,是否繼續以尊重「院校自主」為理由,假裝視而不見,任由狀況延續下去?

黃偉國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