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04日

兩代人的共同危機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 戴耀廷

1989年經歷過六四的一代港人,不會忘記六四;2014年經歷過雨傘的一代港人,同樣也不能忘記雨傘。
雖不能說六四是香港民主運動的起點,但六四因素卻仍深深影響着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當年北京學生和市民爭取的,其實還不是要求在中國實行民主選舉,而只是要求中共政府控制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保障新聞自由與結社自由等。當時香港的民主運動剛啟動,看到中共的無情鎮壓,令不少港人明白民主的重要性。
一直以來,爭取香港的民主與支持中國的民主並不是必然扣連在一起的。不少民主派人士都經歷過六四,他們爭取香港實現民主,但因民主是普世價值,也因那代人不少對中國都懷抱深厚感情,故亦希望中國能實現民主。但即使對他們來說,中國能實現民主並不是香港實現民主的前設,因香港的民主發展已有基本法規定,只要能按着基本法的條文實行,香港早已可以實現真正的民主了。當然他們當中有不少相信若香港能實行民主,會有利於中國的民主前景,但二者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我亦是經歷過六四的民主派人士,我是爭取香港有民主,也希望中國有民主,但香港民主還是優先的。也是這原因,在推動佔中時,我們刻意迴避香港民主發展與中國民主發展的關係,因擔心中共會以此來阻撓香港實現真普選的進路。但事實證明了,即使香港爭取民主的人不想觸及中國民主,但中共還是會把兩者扣連在一起的。

中共專制不容香港普選

經歷過雨傘,一個政治現實已清楚地放在我們面前,一天中國還是實行專制統治,香港能有真普選的機會等於零。惟有中國也向民主的方向發展,香港的民主之路才有機會重開。經歷過雨傘的一代,或許覺得他們沒有責任去爭取中國的民主,這是無可厚非的。只是政治現實告訴我們,即使港人完全不關心中國是否有民主,但中國能否有機會發展民主,已成為香港民主發展的必經之路。
雨傘一代中有一些甚至認為他們所追求的,根本不是香港民主,而是認為獨立才是香港真正的出路。與中國有民主一樣,香港獨立同樣是空中樓閣。若以為港人不支持、不推動中國民主,中共就會讓香港獨立,那可能比相信中國有一天會有民主更天真。再者,香港成為獨立國家不等於香港會實行民主,獨立與民主並不必然是同一政治訴求。
不過,從中國現況的大趨勢看,我想香港民主、中國民主、香港獨立,都不會是港人在未來十多年最需要關注的事。借着近40年經濟發展所累積起的經濟力量,中共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已明顯想把專制統治永遠延續,不會如西方世界所預期,自由化不會伴隨着經濟發展而出現。且中共更想把其專制影響力擴張至世界的不同角落,包括影響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
但中共現在這種粗暴、粗獷及粗糙的統治模式,是難以持續的,正面對各種危機如經濟、環境、管治、社會、文化、外交、正當性、政治危機等。若這些危機在將來的一個時刻同一時間爆發起來,或先有一個危機爆發而觸發其他危機連環爆發,中共政權土崩瓦解是完全可能發生的。
沒有人可預知這時刻會何時來臨,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10年甚至20年後。但我相信幾點:一、在這時刻來到之前,香港不會有民主。二、這時刻必會來臨。三、當這時刻來臨,香港也會面對差不多是滅頂的危機。四、若我們能應對得到這危機,香港才有真正的機會實現民主。
因此,我認為當前最需要做的,其實是要準備好港人面對此必然會發生的極大危機。但這不是說在當前的香港繼續推動民主沒有意義,因最好的準備,我相信還是在香港民間做好民主建設的工作,培育能持續發展的民主文化。希望六四一代和雨傘一代,都能同心為此努力。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