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5月30日

鷹君爭產案5大關鍵角色
蘋果同你逐一分析!

17,393

鷹君集團(041)羅氏爭產案今早十點正式在高院開審。是次爭端主要是鷹君創辦人羅鷹石遺孀羅杜莉君(原告),不滿羅氏家族信託之信託人滙豐(被告),未有按其指示增持鷹君股份,以避免信託失去大股東地位,被指控失職,最終告上法庭。

是次案件有幾項個關鍵人物值得注意,包括羅老太、滙豐信託、三子羅嘉瑞、孻仔羅啟瑞、證人菲傭等,其在今次案件的角色,將影響勝算。

相關新聞:羅老太親督師旭瑞、啟瑞、鴻鏇到庭力撐

原告羅老太 早年放棄信託監護人身份

今年99歲的羅老太,上世紀與丈夫白手興家,由做雜貨開始,1963年創辦鷹君集團,逐漸發展成建築、發展商王國。

羅鷹石及羅老太早於1984年,成立兩個信託,分別名為「羅鷹石家族信託」及「羅杜莉君家族信託」,後者其後合併入前者,更名為「羅氏家族信託」(The Lo Family Trust),羅鷹石及羅老太均是信託監護人(Appointer or Guardian)。

不過,於1998年,因稅務安排之故,羅氏夫婦將自己名字從受益人名單中剔除,大女羅慧端、三子羅嘉瑞、孻仔羅啟瑞,取代兩老成為信託監護人。羅鷹石於2006年過世,羅老太在2009年重獲受益人身份,但未有再成為信託監護人,其身份一直延續至今。

由2004年開始,羅嘉瑞逐漸增持鷹君股份。按狀書述,2016年起,羅老太開始要求信託人滙豐增持鷹君股份,但不得要領,2017年12月13日,羅老太更希望將羅慧端及羅嘉瑞的信託監護人名義甩除,同樣不得要領,即使入稟高院後,仍然不停炮轟滙豐及羅嘉瑞。

被告滙豐信託 被指有利益衝突

羅鷹石及羅老太早於1984年委託HongKong Bank Trustee Limited為信託人,該信託1999年更名為滙豐信託,管理羅氏家族信託近30多年。

信託人角色是根據委託人意願書(Letter of Wishes),行使酌情權管理資產,同時設立監護人制衡權力。若果受益人認為信託未有恰當行使權力,可以要求法庭判決。

羅氏夫婦等人早於1988年,已書寫意願書,信託人應根據此行使酌情權,幫羅氏夫婦管理資產,猶如他們是共同受益人,而當任何一個過身,信託人應視餘下的人為唯一受益人,並同意其意願及指示。

不過羅氏夫婦後來已非信託監護人,羅老太僅是受益人身份,而羅老太亦於2016/2017年曾就意願書,提出要求、方向等,不過詳情未知。

羅老太認為,滙豐未能維持鷹君最大股東、控權人的地位;而與此同時羅嘉瑞自2004年不停增持鷹君。而自2016年4月起,羅老太不停要求滙豐透過信託增持鷹君,但不得要領。

與此同時,羅老太一方亦指控,滙豐為羅嘉瑞旗下信託「KSL Trust」擔任信託人,管有資產,故此滙豐角色上存在實際利益衝突。滙豐過去一直未有評論事件。

相關新聞:嘉瑞動作頻頻三月內斥逾五千萬增持

三子羅嘉瑞 曾恐嚇罷免家族成員

羅老太控告滙豐信託一案中,並未有將三子羅嘉瑞列為被告,反而是今年初孻仔羅啟瑞入稟高院控告滙豐之餘,兼控告羅嘉瑞及旗下公司「KSL Management」及大女羅慧端。

今年71歲的羅嘉瑞,在羅老太控告滙豐信託一案中是重要角色。他過去十多年,不停在公開市場買入鷹君股份,促使羅老太不停要求滙豐爭持鷹君。

在羅啟瑞控告羅嘉瑞的狀書中,透露兩派人爭吵的端倪。早於2015年下半年,羅嘉瑞在一個家庭聚會中,提到想任命其長子羅俊謙(Alexander Lo)成為鷹君董事,以反映其控股比例。

不過羅孔瑞及羅慧端認為他尚年輕,雖等待一段時間,直至他更有能力為止,這個時候羅嘉瑞則恐嚇其已擁有足夠鷹君股份,解除所有羅氏家族成員董事或其他在鷹君的職務。

由於羅老太去年初搬離家中,到富豪酒店居住,羅嘉瑞去年5月時曾經與五子羅鷹瑞到富豪酒店「尋母」,但自此以後,事件進入司法程序後,已經甚少直接評論事件。

孻仔羅啟瑞斥兄長不孝

孻仔羅啟瑞今年59歲,為眾多兄弟姐妹中年齡最細的一位,為上市公司新福港(1447)大股東,是今次法律爭端中,羅老太的代言人,亦是眾多兄弟中最「積極發言」的一位,提起兄長們不孝,甚至會哽咽流淚。

羅啟瑞屬於3名信託監護人之一,其餘兩位是大女羅慧端、三子羅嘉瑞,似屬另一陣營。

羅啟瑞今年2月向法庭提告,提出與羅老太相似的論調,控告滙豐信託之餘,兼且控告大女羅慧端及三子羅嘉瑞,主要是牽涉信託並未有履行好職責。

羅啟瑞早前曾公開聲明,其是因為「孝道」而幫「阿媽」爭取應有的財產,不致於被羅嘉瑞取去。他亦曾經承諾,即使財產擁有權重回羅老太手中,自己所分得的,不會較以前多一分一毫,否則全數捐出,不過對方陣營似乎對這個建議未感興趣。

菲傭突辭職成滙豐一方證人

是次爭端中尚有一個趣點,就是服侍羅老太十多年的近身菲傭May姐,今年1月時突然辭職,並成為滙豐信託一方的證人。

羅老太發言人曾於同月刊出聲明,指菲傭突然向羅老太請辭,寧願補錢也要即時離開,然後羅老太發現菲傭的名字出現在滙豐的證人名單上,感到憤怒、震驚、非常害怕、完全失去安全感,原因是離家到富豪酒店居住後,竟被身邊人監視和錄音。

有消息指,羅老太發現自己與家人或朋友的日常對話被偷偷錄下來。發言人質疑,一個不懂中文的菲傭偷偷錄音,背後原因及指使人是誰均成疑,又質疑菲傭有否收取利益、錄音的內容是否真實,直言是遭菲傭出賣。

不過,對方陣營之一、四子羅康瑞5月時說,「其母的一個傭人也看不過眼而錄她的音,若大家聽到就會明白」。同月羅啟瑞反駁,該菲傭不懂中文,平時連家中各人對話亦聽不懂,反問又怎會看不過眼。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