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21日

撐起小朋友靠條鐵 
「飄色之魂」退休 工藝恐失傳

【本報訊】飄色上的小特首扮相維肖維妙又可愛,年復一年地吸引數以萬計遊客在太平清醮時到長洲朝聖。要支撐起一個小孩的重量,全靠其背後的鐵支架「色梗」挺拔堅韌,一支「靚梗」可以隨小孩姿態打出不同角度、按設計變出無窮造型。然而打鐵行業式微,飄色傳承也出現沒落危機,「冇人入行啦!搵唔到食嘅」。長洲碩果僅存的打鐵師傅黃成就,今年「收山」不再打鐵,逐步退下飄色製作舞台,當飄色的靈魂逐漸老去,還有誰可以支撐住飄色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
記者:袁楚雙

一台飄色有三個重要的部份──最底部負責承托的流動舞台「色櫃」;用鐵枝屈曲而成的支架「色梗」;以及扮演不同角色的小朋友「色芯」。色芯可以是「女鬼齊昕」,可以是「小李慧詩」,造形姿勢各異。

相關新聞:國產雜質多 長洲色梗用德國鐵

度身訂做令小孩舒適

要支撐他們舒適地度過兩小時巡遊,一支度身訂做的色梗必不可少。新興街街坊會主席林潔聲解釋,飄色上方的小朋友表面看似站着表演,實則色梗上藏有小座椅讓他們坐着,還有個與孩子腳長匹配的鐵腳踏;下方色芯用衫袖藏起扶住的鐵枝,上下色芯連接位有個算盤,中空的長方形算盤框加上串珠變成道具,是74歲黃成就親手製造的作品。

就叔出身打鐵世家,13歲便入行,「以前我哋三爺孫做(打鐵),家族做開無辦法(唔做)」。當年長洲飄色的色梗大部份由本身幫漁民修船釘、打錨的打鐵店代勞,就叔與其祖父輩也不例外。1980年代漁業衰落令打鐵業萎縮,就叔中年轉行去市區當維修工,2006年退休回到長洲後,被各大街坊會盛情邀請出山打鐵製作飄色,念人情的他便一直打鐵至去年。

「打鐵真係好辛苦,冇人入行。要對住幾百度熱力(打鐵),(𠵱家)全部都有機器代替」。訪問當天正午氣溫達攝氏30度,就叔介紹他的打鐵架生,執起5磅鐵鎚在烈日下示範敲打,記者光在旁邊聽已大汗叠細汗,「以前我哋熱到要除衫打大赤膊打鐵!」勞心又勞力,就叔4、5年前已開始嚷着退休,但今年才真正放下架生不再打鐵,半退出飄色舞台,「今年係幫手諗吓嘢」。
只有他懂得人手打造色梗,找色芯、試色、買衫製道具、修改色梗等籌備工夫,是他與一班義工無酬負責,由每年新年後開始準備,三個月工夫只為太平清醮當天表演兩小時。就叔堅持每年都想新主題,但若沒有新色梗,飄色主題用舊梗去加以改變,變化和題材就有局限。

盼政府推廣打鐵技藝

就叔希望政府多在學校推廣打鐵技藝,深信總有人有興趣。「你冇政府大力支持,(飄色打鐵)一定會淘汰」。惠海陸同鄉會主席鄺世來形容,黃成就是長洲碩果僅存的打鐵師傅,對工藝失傳難掩欷歔。
他曾嘗試用不銹鋼取代鐵枝,但發現不銹鋼柔軟度差,影響承托力及安全。他說現時街坊會仍有色梗存貨,不過色梗終會老化、氧化,之後會變脆,日後難免被淘汰。叫他氣結的還有政府,「元宵節去過幾個地方畀人睇吓(飄色台),唔會同你傾點樣傳承,齋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