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5月1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無悔抗爭 住太空艙免影響家人 
第三被告罪成:幫我照顧香港

第三被告盧建民指雖然自己的人生因旺角騷亂轉變,卻無悔站出來抗爭。《壹週刊》圖片

【旺角騷亂案】
【本報訊】旺角騷亂案的五名被告中,除了梁天琦之外,第三被告盧建民亦被裁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盧建民早前接受《壹週刊》專訪時表示,他並不後悔站出來抗爭。沒有政黨背景,也沒有專業法律援助,寂寂無聞的人,事後只能靠朋友接濟和政府援助來過活,自言不是梁天琦,不是在鎂光燈下被關注的人,這一段日子,得到的幫忙少之又少。在法官宣判之後,盧建民痛哭,並向第四被告林傲軒謂:「幫我照顧香港,知唔知道?」
記者:李雨夢

相關新聞:【暴動案】拆解梁天琦4項控罪

31歲的盧建民在接受《壹週刊》專訪時,剖白他參與旺角騷亂的經歷,以及被檢控後的感受。旺角騷亂當晚,盧建民早已到了現場,「夜晚8點幾已經喺度」,一直平靜的狀態,到了晚上變得失控,他說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得到,「諗住幫襯完小販之後就走,返屋企,個個都係咁諗,但唔知點解啲警察會衝過嚟打人,激起咗現場嘅人嘅情緒,先發生咗之後嘅事」。
盧建民說,自己當晚只是拿着相機及腳架四處走動,「唔知點解會被控暴動罪,覺得十分無辜。但就算可以回頭,我都會選擇去現場,因為自己一直有影相,之前都會記錄呢啲事」。騷亂之後,他打算離開現場回家,但在彌敦道被警察拘捕。
事隔兩年後,盧建民的人生亦因為這場騷亂而轉變。因為擔心警察上門會滋擾到家人,於是搬離家中,自行租了太空艙居住,「所以𠵱家我都唔敢返去住,自己搬咗出嚟,(住劏房?),住太空艙,係太空艙」。

指不受關注 所獲支援少

沒有了工作,也就意味着沒有收入,自言生活過得很悽慘,「因為呢單官司,要住太空艙,又唔可以返屋企住,連工都未必搵到。要靠人接濟,朋友或者政府援助,𠵱家攞緊政府援助」。被控之後,每月只能靠着4,000元的援助過活,當中有一半又用了交房租,只能節省地過活。
盧建民意識得到,自己不是被鎂光燈所關注的人,得到的支援很少,「我哋無政黨幫助,因為我哋被定性為激進,無政黨肯幫我哋。加上我哋唔係梁天琦,佢就有好多人幫手,我哋無」。
被控告後,面對官司的折磨,他自言並沒有後悔,「其實我唔後悔走出嚟抗爭,就算坐監都係值得」。看着香港的環境在變遷,他說出來抗爭就是為了改善問題,「因為𠵱家喺香港(箝制言論自由和民生問題)越來越嚴重,我哋出嚟抗爭,就係想改善呢啲問題」。 接受專訪時,盧建民也承認,原本激進的派別已經沉寂下來,「係低沉咗,無辦法,有啲被控告,有啲被拘捕,有啲又喺監獄,仲會有咩人(出來抗爭)?」他覺得,即使當晚沒有發生騷亂,早晚也會發生,「因為𠵱家香港政府打壓越來越嚴重,遲早有一日會再激起好似雨傘運動嗰時嘅情況,再次發生佔領行動」。

相關新聞:匿名電郵寄照片至司法機構 揚言「還有很多」 4陪審員庭上遭偷拍 法官報警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