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4日

流產錐心 天使媽媽彼此扶持 
孤島可以不孤獨

【本報訊】周末下午,5個母親聚在一起,貌似平常的聚會,只是,她們口中談論的,並非閒話家常的「湊仔經」,而是她們已經不存在於世上的孩子。這一群失去孩子的「天使媽媽」,因為各自的流產經歷而認識,成為了支援及陪伴彼此的同路人和聆聽者,有媽媽坦言,「就好似喺孤島搵到同路人嘅感覺」。
記者:李雨夢

相關新聞:【母親節】養兒一百歲 長憂九十九 聽聽媽媽說出口

兒子Ethan在懷孕26周離去的Teresa,在去年5月設立了「Stillbirth媽媽一起走」網上群組,「主要係當時唔係好知條路要點樣行,好想有前人話畀我知」,以為有相似經歷的母親很少,結果卻越聚越多人,甚至從網絡世界走到現實世界中。「我曾經喺聯合醫院參加過為流產媽媽而設嘅小組,喺嗰度認識到有相同經歷嘅媽媽,可能同第二個係無辦法講到自己嘅經歷,但同佢哋互相傾訴係會有共鳴」。

不滿醫療制度欠友善

於是,這個網絡群組會一個月碰面一次,有時會談論生產的經歷,有時會談論如何處理自己的哀傷。
Sharon於懷孕第39周將近臨盆時,兒子Gabriel卻離她而去,「我入醫院嗰刻係諗住生小朋友,點知醫生話畀我知BB無咗心跳」。與Teresa一樣,Sharon患上「妊娠毒血症」,她們相識於英文的支援小組,卻發現中文世界的支援少得可憐,「其實點樣喺哀傷嘅情況下去抒發自己嘅情緒係好重要」。那時,她看了很多書籍為自己療傷,「我失去咗所愛嘅BB,但我應該點樣面對返我嘅生活同埋身邊所有嘅人,點樣從一個低谷裏面慢慢爬出嚟」。那時,身邊的親友安慰她︰「你可以再生過。」但對聽在耳內的Sharon而言,那是最具傷害性的說話。
Stella的女兒Gloria在她懷孕第19周時離開了,她一直都感到很孤單,「唔係有咁多環境可以承載到你嘅眼淚」。流產後遺症為她帶來的,是巨大的心理陰影。女兒離開4個月後,她再次懷孕,這次帶來的不再是喜悅,而是龐大的壓力,「嗰十個月真係好大壓力」。作為過來人,她再懷孕的經驗可給予其他媽媽一個精神上的支持。
有時,這個群組也會痛陳現今醫療制度對流產媽媽的不友善。Grace曾經深受其害。她的女兒Angel於17周時離開,整個引產過程令她深深不滿,「我最記得喺我生完個女出嚟之後,有個醫護人員竟然問我,你仲要唔要返個公仔?」那一刻,Grace完全崩潰,整個人處於失控狀態,雖然事後該人員道歉,但這仍是一道她仍牢記至今的傷痕。最後女兒安葬於天使花園,「如果我唔安葬呢個小朋友,個傷口唔知幾時先會復元」。

相關新聞:斷腳媽媽嘆豬膶麵甜入心

另類母親節哀悼孩子

Wendy的兒子仁豪在出生後8天便離開人世,曾經想過該如何把他養育成人,「但我最後係空空咁樣返屋企」。那種失落的感覺,如此真實。
外國早有人發起一個名為「失去孩子的母親節」(International Bereaved Mother's Day),在母親節的前一個星期。另類母親節意義是讓這群母親哀悼她們離去的孩子,還她們一個傷心的權利。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