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1日

世道人生:符號(李怡) - 李怡

20世紀最傑出的政治哲學家之一漢娜.鄂蘭,在回答友人批評她身為猶太人而不愛猶太人的信中說:「你說的很對——我並不被這一類的任何『愛』所打動。我這一生中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集體——不愛德意志,不愛法蘭西,不愛美利堅,不愛工人階級,不愛這一切。我只愛我的朋友,我所知道、所信仰的惟一一種愛,就是對於一個個具體的人的愛。」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1906-1975)德國猶太人,在納粹時代離開德國,到美國定居。1963年,她在一本書中指責當年許多猶太領袖幫助納粹組織驅逐猶太人,是整個黑暗歷史中最黑暗的部份。引來猶太族裔的批評,她以這段話作答。
這段話我早就讀過,沒有太留意,最近再深思,才想到她講的其實是常識。但這基本認知卻往往被我們忽略,而在人生的思想歷程中被一些符號所綁架。
國家、民族、人民、政黨、工會、階級等等,其實都只是一些符號。我曾經在抗戰的民族災難時愛國,在中共建政初期因新氣象而愛國,後又因中共治下的殘酷統治而認為愛國不等於愛黨,愛國應該是愛人民、愛中華文化而不愛獨裁政權,又如有些人那樣認為推動中國民主才是愛國。但其實所有這些觀念,若作為理念固然無不可,但作為「愛」的感情所寄就實在是「無厘頭」。國家是甚麼?是中共宣揚的「階級統治工具」嗎?還是普世概念的「人民、土地、主權」的總和呢?愛中國哪一塊土地?污染的土地還是荒蕪的土地,或高樓大廈的土地?愛中國人民是怎樣的人?貧苦人民?八九千萬共產黨員?所有這些都不是可以具體讓你「愛」的對象。它們都是符號,是概念。
「愛香港」也一樣,愛香港的具體對象是甚麼?是一個籠統的「香港」概念?是建制派、民主派?是一個個你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的人?
2001年911後,美國總統布殊演講談到愛國,他強調的是愛護美國憲法,是憲法所締造的國家。林肯被刺後一個為兇嫌辯護的律師說:如果不認真執行憲法對所有罪嫌的法律保護,要這個國家來做甚麼?這是把保護人權的憲法置於國家這符號之上的愛護,而不是盲目的對美國這符號的「愛」。
毛澤東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話沒錯,可是他做的偏偏是不斷挑動無緣無故的愛。愛國愛人民愛港,都是無緣無故的愛;中共的反美反日等等,也是由無緣無故的愛所併發的無緣無故的恨。
「你愛祖國,但祖國愛你嗎?」這是小說《苦戀》的大哉問。我曾經同情,現在覺得莫名其妙。祖國是抽象的符號。應該問的是「政權」。
漢娜.鄂蘭這段話,讓我們反思本源的感情和現實世界:真正「愛」的只能是一個個具體的人。
當「愛」的對象是一個符號時,它的危險就如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所說:「當感情變成某種價值、衡量是非的標準,或是開釋某種行為的藉口時,就變得非常危險。最恐怖的罪行往往出於最高貴的愛國情操,在愛的名義下殺人放火。」
(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