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4月30日

許智峯罪無可逭
(專欄作家 古德明) - 古德明

四月二十四日,立法會一地兩檢草案審議期間,民主黨議員許智峯見鄭月娥政府略無忌憚,公然遣人到會場之外,遙控會議進程,一時忍無可忍,奪去一女行政主任手提電話,雖然不久即奉還,卻已掀起漫天風雨:鄭月娥斥其「行為野蠻」,警方馬上籌備刑事起訴,在朝派議員將動議褫奪其議席,民主派議員也不得不齊聲譴責,同黨的劉慧卿更落井下石,批評許智峯不配任民主黨員、立法會議員等。
不過,在朝派厲色嚴詞指摘許智峯「野蠻」及「欺凌女性」之餘,似乎忘記了兩件事。
第一,二零一零年,湖北省長李鴻忠出席人大、政協會議,被女記者問及湖南弱女鄧玉嬌刺殺淫官事,大發官威,劈手搶過女記者掌中錄音筆,喝道:「你問這問題,還是黨的喉舌嗎?你叫甚麼名字,我得找你們的頭兒。」現在,李鴻忠獲習近平青眼,不但擢升為天津市書記,更榮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香港在朝派怎麼不見對習近平之用人稍有微辭,還和李鴻忠一樣,終日唯頌習近平功德。
第二,香港警察強取抗議者手提電話,習以為常,完全無視《基本法》第三十條規定:「任何部門或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二零一四年,七一遊行籌辦者楊政賢等五人,就給「沒收」手提電話;二零一五年,有市民參與集會反對修訂版權條例,也被「沒收」手提電話,電話上通訊內容還被拍下;二零一六年,人大常務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同樣被「沒收」手提電話。去年十月,高等法院因應楊政賢等人所請,頒布判詞,說警方不應隨便奪民手提電話,檢視內容。只是鄭月娥從來不見批評共家警察「行為野蠻」,反而一再表揚這支「優秀警隊」。請不要說在朝派那些大人先生嚴以責人,寬於律己。他們文明高雅,哪裏還須跟小民講甚麼道理。
《魏書》卷二十八載:侍中古弼曾入謁太武帝,要為百姓請命,卻見太武帝正與給事中劉樹下棋。他侍坐一旁,良久不獲理會,忍無可忍,走上前揪着劉樹的頭髮,拉他離座,擰他耳朵,捶他背脊,罵道:「朝廷不治,實爾之罪!」太武帝吃了一驚,罷棋稱謝說:「不聽奏事,實在朕躬。」他細聽古弼所奏,一一嘉納。古弼自知打人不當,赴有司求治罪,太武帝卻把他召到跟前說:「卿有何罪?自今以後,苟利社稷,益國便民者,卿則為之,無所顧(顧忌)也。」史稱太武帝「聰明雄斷」,古弼則「有柱石之量」,實無過譽。
論違法,許智峯所為遠不及古弼;論用心,則與古弼相似,無非為公義而鳴。他要力阻鄭月娥政府藉一地兩檢毀一國兩制,不過,他不是生於舊中國,於是罪無可逭。這個時代,混淆黑白才是高雅文明。劉慧卿就可說不踰高雅文明的規矩,難怪她對許智峯大張撻伐。

古德明
專欄作家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