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4月21日

【Long D生活】
住天水圍要出深水埗買餸? 90後力爭公營街市

11,548

領展霸權令居民購物選擇少、「捱貴餸」已經是常識。90後天水圍居民Terence自小幫手做家務買餸,本身是「格價達人」,看見社區物價高漲,參加過遊行反領展壟斷,雖最終仍無法保留街市,但未被無力感打擊,另闢反霸權出路--歷史檔案研究,查出社區發展前世今生,但一份份沉悶的檔案,可以帶來甚麼改變?

記者:鄺頌婷 拍攝:周智堅、朱家駿 剪接:魏利民

周末的北河街露天街市,人頭湧湧,廿三歲的Terence熟練地領我們走訪攤販,左手一袋橙,右手一包苦瓜,都是尋常街市貨品,但對天水圍街坊如他,都要跨區購買。「天水圍普通的橙都要廿二元六個,深水埗就二十元八個。我一個月到深水埗一至兩次,買些便宜的食品和日用品。」

天水圍現時五個街市中,四個屬於領展旗下,選擇少而且價錢貴。Terence的父母自他小學開始,已帶他到較便宜的元朗、屯門街市買菜,訓練了他對價錢的敏感觸覺, 「覺得小數怕長計,『慳得一蚊得一蚊』」。

2015年參與遊行,抗議領展將他家樓下的街市改作商場,只是抗議仍無阻街市變作商場,還被區內人士批評擾民。「與其說是灰心,不如說是無奈。」「領展是私人公司、財團,小市民月薪才萬多塊,怎麼可能眾籌回購?」

「那時便想,如果遊行抗議沒效果,不如做些研究工作,說服政府給我們一個公營街市。」回到根本,為何私人公司可以壟斷區內街市,而政府竟然從未想過在天水圍建一座公眾街市?他在一份份歷史檔案找到答案。

原來早在八十年代,天水圍發展大綱便提到市中心曾打算興建一座街市,「但到了1992年,市中心發展確認了不會有街市。」消失的街市背後,是一份政府與發展商簽訂的秘密協議,協議限制政府街市和商店等商業設施的規模,「說白一點,就是不可令發展商蝕錢,或者做不成生意。」他亦翻出檔案,寫明發展商於1987年,曾明確反對興建公眾街市。

「除了地產商反對,(當時)天水圍屋邨的發展計劃中,也包括了商場和街市,所以政府覺得沒需要再興建公眾街市。」他說,當年誰都沒有想到,2005年房署會把旗下屋邨商場和街市出售予領展(前名領匯),餘下的都是歷史。

從規劃圖、會議紀錄甚至工程列表,找出街市的前世今生,但艱深的數據和圖則,不是人人都懂。「要承認有些居民對這些東西未必太上心,但如果能用懶人包、簡化方式把資訊傳達出去,至少居民有知情權。」

Terence本身是地區組織「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天民台)成員,三年開始檔案研究,也與其他社區組織合作,走進市區接觸街坊,辦街站、工作坊、問卷調查。「久不久也有居民吐苦水,『你與其做呢啲,我不如出去第二度買(餸)咪算囉』。我偶爾Blue Monday也會這麼想,『做咁多為乜』,但慶幸的是,社會仍有有心人走出來,引導大家也多走一步,結果自然會OK。」

去年施政報告便公佈,天水圍將會興建一座公眾街市,但政府遲遲未接觸街坊,也未透露時間表,倒使他又擔心起來。「會不會只是一個美好的謊言?令天水圍發展歷史重覆一次,(街市)再由有變無?」不過,政府嘆慢板並沒能阻礙他繼續行動。天民台與一眾地區組織,直接與居民對話,收集他們對新街市選址和設計的想法,甚至邀得規劃師、建築師一起製作模型,希望推進街市興建工作。

一座消失三十年的街市想重見天日,仍有一段路要走,而研究發展歷史的工作,對Terence來說,其實不止關於天水圍居民,更是香港規劃的前路:「以後洪水橋或新發展區,要是遇到同樣的規劃問題,要是大家沒有意識,怎樣可以制止相同的規劃錯誤再次出現?」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