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4月16日

正職做化妝師「我唔鍾意畫水墨」

畫在燈籠上的《色色山水:前奏曲》作品。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報訊】藝術創作並非嘉秀的正職,她本身從事媒體化妝,例如為廣告主角化妝,28歲的她直言沒有打算以藝術創作為終身事業。她稱香港社會環境不利藝術家,「我身邊有啲朋友做work做到好窮!」梵高果然並不孤單。
眼前這位女畫家聲線柔弱、身軀嬌小,跟她作品的豪邁風格天南地北。訪問前,以為她會大談水墨創作如何飛翔馳騁,結果卻是斬釘截鐵貼地貼到防波堤下。中學開始水墨畫的她說:「根本我都唔鍾意畫水墨,當時係我個老師叫我畫,我本身唔係一個對水墨有興趣嘅人。我覺得水墨好悶,傳統山水畫線條不斷重複,我覺得係好悶嘅一件事。」
《色色山水》的一種水墨畫,叫異筆畫,有別於傳統山水的工筆,特點是創作自由度很大,落筆時的效果往往跟構思時的效果不一樣。她甚至沒想過全職從事藝術創作:「我唔會想做全職水墨畫家,因為我要做創作必須有生活經歷。如果我全職,可能日日坐喺度畫畫,冇生活嘅體驗,根本做唔到作品出嚟。」
化妝正職,加上偶然賣畫的收入(每幅作品四至五位數字),現時嘉秀月入大約二至三萬元。她很享受這種兩棲生活:「我做呢份工作(化妝)會接觸到唔同嘅人,見到唔同嘅事,去唔同嘅地方,會啟發到我嘅創作。如果我做文職,變咗每日生活都係一樣嘅時候,就唔會啟發到你某啲嘢嘅思考,媒體化妝係我創作靈感嘅來源。」
她說化妝作為職業,比作畫有趣而且實際:「我嘅夢想係做一個好嘅化妝師,因為我鍾意立體創作。畫畫你老咗可以坐喺度慢慢畫,但係做化妝呢個工作,到你老咗唔會做,五十幾歲就唔會拖住個化妝箱周圍走。而且畫畫坐喺度畫係好悶,我唔係一個專注力好高嘅人。」
嘉秀身邊朋友的遭遇,也未能給以藝術為夢想的人多大鼓舞,「我身邊有啲朋友做work做到好窮,佢哋真係好熱誠,每日咁樣去創作,但係出嚟嘅效果未必成正比」。她指在香港,藝術家生存困難;租金貴、空間小,「創作需要空間,如果金錢上達唔到某啲要求,我諗創作熱情會減退」。
■記者蔡元貴

相關新聞:情色水墨女畫家:香港太保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