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4月15日

「睇」字係禁忌?唔戴黑超俾人鬧?
失明女解答四大誤解

11,271

不友善對待導盲犬、錯置無障礙設施等情況屢見不鮮,反映社會對視障人士的認知不足。香港失明人互聯會會員Clara,2011年因患腦腫瘤致雙目失明,發現街上不少路人願意伸出援手,但往往因誤解產生尷尬,甚至鬧出笑話。帶路,一般認為是最容易幫助視障人士的事,原來最常出錯。

記者:黃海燕 攝影:彭志行 陳海威 剪接:魏利民

「失明前我是一隻熊貓,不做運動又單調,(世界)只得黑白色。」Clara失明後靠着其他感官,活得比從前更精彩。打鼓、唱歌、跳舞、彈琴、跑步、行山、彈結他、練功夫、划龍舟,她自言像一頭「小狐仙」四處冒險,但有時在陌生地方仍需路人幫忙。

帶路不應拉或推

為視障人士帶路,應該拉着甚麼位置?正確方法是讓視障人士握着帶路者的手肘,慢慢前行。「(路人)要麼捉你的杖,拖住你行;有的好驚你跌倒,兩隻手按着你膊頭推你行。」Clara說。白杖等於視障人士的眼睛,不應隨便抓起。從後強推,則會令視障人士感到不安,因為不知前方有甚麼障礙。

視障未必睇得出 被誤會睥住人

不過視障人士最介意的,是他人的質疑。「當我進入這(盲人)圈子後,就知道其實有很多因素導致失明,但(有些)看上去眼睛像沒事的。」有些則因眼睛異常,引起傷健衝突。「我聽過(視障)朋友講,在升降機根本無望別人,竟然有人鬧他:『你做咩睥住我!』會產生這些尷尬事。譬如我們搭車問司機是否某號巴士,可能他不知你是視障的,會說:『你看不到嗎?』」為免麻煩,Clara外出寧願戴墨鏡,同時也可保護雙眼,例如擋開街上橫伸的樹枝。

「盲人」屬籠統稱呼,「視障人士」包括各類患視力障礙的朋友。根據香港盲人輔導會資料,低視能人士雖沒完全喪失視力,但嚴重者或需在1呎距離才看到事物。即使非全失明,也可能需用白杖、導盲犬或引路徑輔助行走。

毋須避講「見」字 但忌說「可憐」

為免無心之言,與視障人士溝通,是否需要避免提及「見」、「睇」等字眼?Clara笑說視障朋友其實已習慣順口講「到時見」,「如果真的不開心,即是還未接受到自己。」

反而有一句撻着他們的說話,是「可憐」。失明初期,Clara在家附近常聽到:「唉,咁後生就盲了,好似好可憐。」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她就叫自己不要一副可憐相。「過幾年,當我揹住結他出去,又聽到:『她好叻呀,自己搭車去學嘢。』」她暗自高興:「原來很多事我還做到,還做到,哈!」

失明不必困在家 義工領航行山

「我沒浪費時間,沒隱藏自己。」一年數次,她由香港失明人互聯會的健視義工一對一領航,每次行山超過三小時。路線的難度多屬一至兩星,由年近70、負責統籌的義工李琪沾(沾Sir)設計。

聲如洪鐘的沾Sir,退休前任職懲教人員,「揹住30磅背囊,由西貢行去黃大仙」是等閒事,練就一身好體魄。行山領航,要讓視障朋友緊握他的手臂前行,不時提點石塊、樹根、梯級位置。在窄路,則讓視障朋友從後拉着背囊,單人一排前進。沿途口述風景,遇見奇石怪樹,便帶他們觸摸感受。領航7年,令他走下去的動力,是發現視障朋友變得開朗,知道「我都做得到」。視障人士需要的,也許正是這份理解與支持。Clara說:「希望我的積極,可以令其他人都積極。」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