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4月04日

世道人生:心聲 - 李怡

中國流亡作家余杰接受訪問時說:「我覺得已經沒有更壞的了,現在已經到了一個最低谷了。」

戴耀廷再三「明志」:「本人並不贊同香港獨立,也不會推動『民主自決』的公投,因為在現階段條件並不存在」。
條件不存在,即不現實。這也是各民主派紛紛撇清「不贊成港獨」的原因。不現實的一個「現實原因」,是怕因為被指是「港獨」而被DQ,做不成議員。個人來說,少了厚薪兼少了舞台;冠冕堂皇一點來說,是立法會的力量此消彼長,使民主派買少見少。
政商界、多數傳媒、主流社會也如此,基於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大家都要撇清不支持港獨。
這是非常奇怪的現象。因為港獨直至今天,在香港都只有「講」,而完全沒有像樣的組織,不但沒有什麼綱領,更不用說有什麼武力去同強大的中共港共的合法暴力抗爭了。
講講沒有條件實現的「港獨」,有意義嗎?香港挑起這個中共最忌諱的話題,會不會使中共對香港有更大戒心,要對香港實行更「全面管治權」,香港的情況會不會更壞?
「品味蘋果」訪問中國流亡作家余杰,他的回答是:「我覺得已經沒有更壞的了,現在已經到了一個最低谷了。」
從梁振英提出港獨議題以來,根本就是中共部署的一個陷阱,香港人講不講港獨,中共步步推進對香港的全面管治仍然會來。情況變壞不是因為香港有人提港獨、提自決而起的,而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必然發展。如果講「港獨」而會使香港情況變得更壞,那麼爭取民主也會使情況更壞,提出命運自主也會挑起中共的忌諱,最後要求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會觸動中共神經而使香港的情況變得更壞。
余杰談到台獨時,他說「我談的是理念和價值,我並沒有說制訂一個很詳細的具體計劃」。我們今天講「港獨」,作為言論自由的一種意見表達,也是講理念和價值,不是行動計劃。不能因為它現階段沒有實現的條件就不講,即使永遠沒有實現的條件,作為一種理念和價值還是可以講甚至應該講。原因是我們爭取中國恩賜香港民主,根據過去20年中共越來越壓制港人治港的經驗,已經無望。如果仍說有希望,那是他要在自欺欺人的語境中尋求剩餘的政治殘羹剩飯。期望中國會民主化從而給香港帶來民主,也從中共國的越趨專制而近乎絕望了。「港獨」作為一個非現實的話題,它的現實性就在於要清楚地告訴一個越來越趨專制的政權,那怕我們知道不可能,我們也要表達不願意跟你連結在一起,更不要說融合在一起了,因為你太醜惡。這應該是香港相當多人的心聲。
中共是否理會,不重要,這是我們的自由心聲。國際社會是否理會,也不是太重要,但是應該相信世界上必有正義人士聽到並回應我們心聲的。
講出我們不願與專制政體連結,這種言論自由是不能放棄、不能後退、必須堅持的。如果昨天你猶豫要不要講「結束一黨專政」,今天你又撇清不支持港獨,那麼繼續退下去,就連鄧小平說可以講的「反共」都不敢講,在這些意見領袖帶領下,香港就融入「無聲的中國」矣。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