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4月03日

從派錢鬧劇看香港運作「三失」
(香港學協會主席 洪清田) - 洪清田

財政預算案之中原先並沒有「派錢」的安排,後來政府又決定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派錢。資料圖片

40年來,香港由西方世界向中式世界過渡變遷轉轍。中式世界和港式世界各有完整系統、理念理據理論及優劣長短,香港的長治久安和有效管治需要將兩種體系去蕪存菁,形成第三種系統和軌迹。這次財政預算案派錢丟人現眼,可見政府及官員完全沒形成第三種系統和軌迹,甚而不知有這個需要。
派錢成為預算案焦點,政府及官員先是大義凜然堅持原則不派錢,幾日內迫於民粹在派與不派內部反覆猶豫、不得不派卻不知派給誰,這樣派不成那樣派也不行,最後決定派要啟動「偉大工程」、涉及跨部門大人員調度和大行政成本,可能兩年才完工。簡單如派錢,部門高官和整個政府由頭到尾沒有理念理據理論可言,連香港社會人口結構、要做甚麼、應做甚麼和怎樣做也不知,任由社會民情洶湧「自流自治自理」,高官和政府完全失腦失向,令全港失笑。
這不單是個別的技術性問題,不單反映特區官員和政府的系統辦事能力和認知水平問題,而是更深遠、根本問題的中式治港(治國)的問題,凸顯香港百多年自由港的結構和運作模式中國化和轉轍後的「三失」:不允留在百年英式類現代舊軌迹,上不了中國式「超現代」結合「前現代」新軌迹,又沒去蕪存菁形成第三種系統和軌迹。
香港的百年英式類現代舊軌迹,將中國封建社會接駁上西方百多二百年前的政經社會階段,為中國示範一個現代社會的管治模式及官民分際角色,如何在順應現代社會複雜性和游離性的客觀規律下,尊重個體的自由多元,又發展社會管治和走向現代文明。英治以個體自由、市場及法治、多元開放社會為支柱,設定「小精專強」政府,開放社會及市場自由空間、收窄管治範圍,低稅率和低GDP比例公共開支,以「常識」治港,稅收的行政費成本太高寧願不收。這背後是對一個以個體為單位、多元自由開放的現代社會的理解和尊重,既認識到社會的矛盾的多種多樣、複雜和游離,更尊重個體的自由多元;以及對政府及公權力的角色的定性和設限。這些是現代世界的基本特性,管治和政治必須以之為基礎,遵守其客觀規律。
九七前後中國不斷單方片面系統化清洗「英治遺害/地雷」,但即使遲到前幾年,曾俊華仍在示範派錢基本功,遠勝如今「中國化」的特區政府及官員。九七回歸後(尤其近十多年)的管治不順,一個主因是中國不信邪,不信香港(英治餘孽)管治基本功遠勝「中國化」特區政府及官員,一反回歸前後的二三十年「按香港方式辦事」的論調、觀點與態度,言行明目張膽顛倒管治和政治ABC的先進與落後,各派攀比積極宣揚政治上的極左「中國原意」。

管治失效 三流取代一流

四十年的開放改革,香港一如百年來,藉其現代辦事方式和生活方式起了一個支點(pivotal)和定向(orienteering)功勞。但中國的開放改革乘着成功的高鐵開倒車,對香港不能再委曲求全、認低威,公公私私無不氣勢磅礡,直接介入香港管治運作和日常事務。上層是文化天朝新時代走向世界大作為、復興五千年文化派給香港的角色,叫香港配合和歌頌;下層是中國有憲政權力和道德責任解決香港內部經濟分配和發展呆滯失向的頑症箇疾。上下兩層合圍下,香港百多年的社會結構和運作模式中國化和轉轍,在「兩難」與「三失」窘境中倒退崩壞。
港英治港培育的精英無世界觀、人文觀、現代觀、全局觀和策略觀,只有專業觀和AO觀的執行觀,不合中國大作為之用,中國批得體無完膚,其實是強人所難,甚而是錯配優劣。執行不單是工具,專業和AO也有其體系規律邏輯和人文內涵,中國卻視執行、專業和AO為工具(「中體西用」),「三視」(無視、蔑視、鄙視)執行、專業和AO的體系規律邏輯和人文內涵,專業和AO執行時多數循新常規聽命;如堅持原則,中國視為非我族類異己異端。
三、四十年來,中國用的是只有專業和AO證書,沒其體系規律邏輯和人文內涵。派錢(管治)失效,是三四流精英取代一二流精英的表現。

洪清田
香港學協會主席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