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4月03日

特首和戴耀廷 誰應認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特區政府日前譴責戴耀廷「宣揚港獨」,圖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如果戴耀廷在台灣那個研討會上發表的那番言論真的有甚麼不妥當的地方,最合理的回應方法就是逐點提出駁解。現在卻捨棄最理性文明的方法,用上了扣政治帽子、貼政治標籤、打政治棍子,甚至是鼓動一些義和團式的嘍囉往戴耀廷任職的大學施壓,還憑甚麼說服大家這個國家正在不斷進步?還憑甚麼要香港人相信,這個社會不是在不斷退步?
大家看在眼裏,只見是再一次的政治返祖,以野蠻取代文明,用權勢壓抑不同意見,以一言堂取代多元。而且,這一次站在前台的主要還是香港人,整件事的火頭是首先由特區政府點起。用中國的政治術語,是「打響了本地文革的第一炮」。
恕我也得用上北京當局經常用的政治語言。從各種迹象看,這一次是有組織的、有部署的、包含着隱蔽政治議程的政治事件,是北京的權力意志正在操弄支配着那個理論上是要代表香港人的特區政府,來意圖達致不可告人的目的。
先由特區政府點起火頭,然後由港澳辦以「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規管港獨言論」之名來加強力度,跟着由《環球時報》這一類官方喉舌放出更明確的訊號,再由那一班宦官式的政治跟班心領神會,爭先恐後在旁邊煽風點火,最後由一班義和團式的人物接力走上前台搞批鬥,要香港大學管理層「做嘢」。這不是典型的文革式鬥爭是甚麼?
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有信心有能力」保持香港繼續穩定繁榮,拍心口說過會保障港人生活方式不變,又說要繼續維持香港扮演國際城市角色的那個政權,到頭來還是只會讓本能的權力慾望,抹煞了曾經掛在自己口邊的文明術語。如果今天是戴耀廷,明天又會是誰、不會是誰?

港府充當政治爛頭卒

如此行為,只能說明要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及更大程度的民主是多麼重要。要捍衞香港的生活方式,必須有一個能代表香港人的政府,而不是任由北京當局不斷推翻曾經作過的承諾,以不斷扭曲重新演繹「港人治港」的拙劣方式,令香港人應該有的特區政府,淪為政治打手及爛頭卒的角色。
一方面說要甚麼偉大的民族復興,在大陸及香港,卻仍有不少人只懂得拾當權者的餘沫,這不是返回文革時代的政治掛帥來搞政治鬥爭嗎?問題可能真的是中國人從來都不缺乏宦官閹臣。有一些掛「大學士」之名的弄臣,從來只是跟着權力指揮棒來搵着數,其行為與操守,與來自三教九流的義和團拳民毫無本質上的分別。
最值得香港人警惕的,可能不是一個普通學者在某個研討會上講的一些抽象理念和言論,而是那一些不時恃機要找別人碴子,並借機向封閉權力表忠的那一些人。歷史有太多事例說明,最危害社會安定、最能造成社會撕裂對立的,往往就是那些只懂跟着權勢指揮棒來搞風搞雨的政治風向雞。
當看到特首的網頁出現「大和解」三個字,便要出來大興問罪之師的那一幫所謂建制派,究竟是想推動社會和解,還是想加劇社會的對立分化?而一位治港的特首,早已忘記了自己說過要「致力修補社會撕裂」,甚至連所謂「大和解」也不敢確認捍衞,還要卸膊給一個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人的所謂助理。另一方面,在她領導下的特區政府,在這一次無風起浪的戴耀廷事件上,卻擺明車馬,要扮演點火動員政治鬥爭的醜陋角色。是不是應該想一想,她是應該向所謂建制派道歉,還是要向所有香港人道歉?包括那41位立法會議員在內的所謂建制派,這一次要乘勝追擊,在令到特首公開為「大和解」三隻字認錯之後,現在又要戴耀廷認錯了。這一次,單是讓香港人看清楚哪一類人是政治寄生蟲,哪一些人是政治無脊椎動物,已經教人在欷歔感慨中感到目不暇給了。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