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3月2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黃子華三招可破黃牛黨 
(公共政策顧問 李兆富) - 李兆富

黃子華棟篤笑門票預售,已經出現了黃牛抬價的情形。資料圖片

黃子華最後一次棟篤笑的門票據說在場外被炒貴15倍。對付黃牛黨,原則上有兩個方法:一,提高門票售價;二,不斷加場,「做爛個市」。不過,門票售價一早定好,現在才坐地起價,恐怕會被人說是趁火打劫。不斷加場,先撇開演出者的精力有限,場地一樣有它的限制。所以,杜絕黃牛黨實際上比想像中困難。就算政府以大量人力物力去執法,最終也只是增加炒賣門票的成本,並沒有處理根本問題。
不少經濟學研究發現,舉辦活動者在門票定價上通常傾向保守。舉辦活動雖然說是一盤生意,但對演出者和參與者,其實也是一個自我肯定的過程,場面座無虛席,可能比「賺到盡」更重要。
「賺到盡」表面上跟座無虛席並沒矛盾。事實上,要同時滿足這兩個目的,傳統的方法就是將票價分為高、中、低幾個不同級別,也就是經濟學術語中的「價格歧視」。由於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售賣門票不再受時空限制,近年世界各地的活動舉辦者,引入了各種方法去更精確地進行「價格歧視」,甚至乎像賣樓花般的「擠牙膏」式漸進加價機制,已經是銷售的常態。
也有人認為,以上種種現象都只是所謂的「飢餓行銷」,透過限制一時的供應,來營造搶購的氣氛,令到本來沒有興趣參與的人也加入。不過,不是甚麼都可以用上「飢餓行銷」。
舉辦活動除了門票收入,贊助商的廣告費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令活動叫好叫座,是舉辦活動對贊助商的回報。雖然有人質疑,「一次起兩次止」的曝光究竟對品牌可以帶來多少實質功用。但有心理學研究指出,曾經參與過某些「可一不可再」的事件,會讓參與者下意識地建立起某種身份認同。所以不少品牌就算不需要增加知名度,在短期內見不到宣傳投資回報,仍然不會吝嗇贊助盛事的開支。
亦有些贊助商同時兼任「包銷商」的角色;特別是銀行和信用卡,會預留一定的門票予自己的客戶。本來這種安排是一舉兩得:活動舉辦者控制了門票銷售的風險,贊助商跟客戶也建立起更深厚的關係。雖然偶爾也會出現滯銷,贊助商要免費派發門票,但絕大多數情況下,預留的門票都可以售罄。對贊助商來說,這種「又食又拎」的宣傳策略,實在極度划算。
贊助商預留門票包銷,自然減少公開發售的比例,也構成了黃牛黨圖利的空間。對買不到門票的觀眾,黃牛黨的搶門票除了製造不便也增加了成本。對活動舉辦者,黃牛黨是投機分子,借剝削演出者的努力而獲利。反過來,為黃牛黨辯護的人會說,黃牛黨只是讓門票回到真正反映市場供求的水平;再者,黃牛黨雖然是投機,但也涉及風險,其實也擔當某種「包銷商」的角色,確保了活動舉辦者的門票收入。

政府干預無助解決問題

當然,在求過於供的情況下,活動舉辦者不會覺得需要有甚麼包銷商。買不到門票的人,其實也知道求過於供的問題,但就是不服氣為甚麼偏偏炒黃牛的人總是有方法捷足先登。反過來想,在完美的市場下,活動舉辦者早就將價格和場次,定在一個剛好令供求相抵的位置,令黃牛黨無利可圖。但正如先前解釋,對活動舉辦者來說,門票收入只是活動成功的一部份,所以門票定價難免會跟所謂的市場水平有一定距離。
黃牛黨出現,反映市場是不完美的。但是令不完美更完美,手段絕非政府粗暴干預。解鈴還需繫鈴人,子華神,可以加場的話,辛苦你盡量加多幾場。若然還是供不應求,請你考慮網上收費直播,我相信一定有企業願意安排。退一萬步說,讓我們知道何時在iTunes和Netflix上可以收看《金盆𠺘口》,好嗎?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