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4日

由不信工會到背負眾望
「港豬」葉蔚琳的工運之路

「其實人很有趣,你給他一個門縫、一個發聲的機會。如果連一絲希望都沒有,人的情緒就會爆發。」在傳媒的鎂光燈下,她是「逆權女車長」;但回到巴士駕座,她不問世事,只求平安送人回家。「其實我不喜歡用 (罷駛) 這種方法。講真心,公司和員工尊卑有別,我們只是一個員工,我們應有的態度就是向公司反映問題。」罷駛,是因公司對月薪車長的訴求不瞅不睬。有人說,如果香港有集體談判權,她根本不用賭上飯碗。甚麼是集體談判權?它是打工仔的出路嗎?

記者、攝影:馮樂婷
剪接、後期:魏利民、程詩敏

「靠腳門和你的觸覺,其實駕車是一眼關十。」往返尖東至荃灣的234x車長葉蔚琳不斷左顧右盼,倒後鏡反映著她的專注。自罷駛後一直抱病,她聲線沙啞地形容半個月前的罷駛行動是「夢」。

相關新聞:運輸工逼管理層談判雀巢可口可樂工會:政府唔做我哋做

罷工以外,想過用其他方法嗎?

「工會、甚麼工黨、甚麼遊行,我都未參加過;我政治冷感,沒興趣。」笑言自己是港豬,葉車長罷駛前不懂分政黨,更不愛激進爭取的行動。「我丈夫問我,罷駛完結後打算怎樣?支持我的人對我寄託厚望,我都要站出來 (辦工會) 。沒錢,我還有方法去創造一個奇蹟。」

大埔車禍19死逾60傷,逼使九巴提出「薪金優化方案」,但方案實質只有2004年之前入職的車長受惠。「他們有雙糧,九巴將服務獎金和安全獎加入底薪,他們年尾便多了三千元;但我們沒有雙糧,我們不超時工作,薪金是沒有改變。 (圖一) 」 優化方案沒有改善5000多位「04後車長」的待遇,但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巴分會 (紅簿仔) ,揚言「九成員工滿意、接受方案」。「它 (紅簿仔) 自稱很有認受性,但我們車長就知道……」她無奈搖頭。

九巴共有五個工會,每次勞資協商,公司只肯接見兩個建制派工會──汽總工會九巴分會 (紅簿仔) 和九巴職工總會 (白簿仔) 。「第一天到九巴培訓,紅簿仔便來了 (招收會員) ,我心想牌也未考到,都不知道是否在九巴工作,我為何加入工會?」但她指當時九成九員工都付錢加入工會,「公司叫到,不想得罪。」

工會失職,一千多名車長於是在WhatsApp組成「月薪車長大聯盟」,向公司發信表明三大訴求──取消評核制度;促請公司與政府制訂方案化解車長及乘客糾紛;讓所有車長有機會發聲。「我本來很天真地希望反映意見,沒人理睬,原來制度裡沒有反映機制,和平無用。」情急下,葉蔚琳決定發動罷駛。

本來不是一人罷工

巴士仍未駛出車站,葉蔚琳和數名參與罷駛的車長已被收車,葉蔚琳在鏡頭下激動落淚:「而家是打雀老虎死,細的 (其他員工) 全部不敢出來。這樣欺壓我們,算是一個社會嗎?」

事件獲傳媒關注,九巴派出公關,但只以「個別員工」接見她。「我跟他們說,大家都累了,希望你將問題轉交老闆。其實三位 (接見的) 同事都明白,他們都無為能力,只是一個轉達。」本以為公司已聆聽訴求,葉蔚琳宣佈暫停工業行動。誰知,短短一個星期,九巴由釋出善意變成紀律處分,解僱葉蔚琳。

「很多事情都不明白。為何本來大家談判得很順利,一下子變成被解僱?」至今,葉蔚琳仍待公司內部上訴結果​,才確定會否失去車長一職。

有集體談判權,就不用罷工?

有人說,如果香港有集體談判權,葉車長根本不用罷工。但集體談判權是甚麼,又有多少人知道?

以九巴為例,集體談判權令公司不能只承認「聽話」的工會;即使紅、白簿仔會員人數總多,每次勞資談判前,都要先與其他工會公平爭取員工授權。集體談判權是一條勞工法例,保障工人有權透過工會,與資方談判僱傭條件。任何工會,只要取得五成以上員工授權,便可以要求與公司會面,公司必須出席並遵守談判結果。

雖然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法例,但作為國際勞工公約第98號《組織權及集體談判權公約》的締約地區,政府有責任推動集體談判,惟大部份香港人鮮有聽聞。葉蔚琳坦言:「我對集體談判權不太認識,法例不外乎人情,給大家一個門隙,有發聲的機會,大家都開心些。」

九巴一直將罷工視為「個人訴求」,至今未回應千多名月薪車長訴求,推出新的薪金方案。鎂光燈以外的葉蔚琳,跟很多打工仔一樣,是一種認命的心態。自言每天都有被解僱的心理準備,「講真心,尊卑有別。公司就是公司,我們只是一個員工。我們應有的態度就是向公司反映,最後能否得到一個圓滿結局,便看公司如何看待這件事。」


打工仔難道只能默默接受公司剝削?下集,可口可樂和雀巢員工教你,如何跟老闆坐下來談判而不失霸氣!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