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2日

中共應先DQ毛澤東
(時事評論員 林忌) - 林忌

毛澤東亦曾經高喊要結束一黨專政。資料圖片

「一黨專政已經喪失人心,威信掃地,在中國已經沒有一個還敢說一黨專政有甚麼好處」——這是毛澤東在1945年於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報告上的發言。當中共由第七大去到十九大的2018年,當中國又處於中共的一黨專政之下,香港有位中共代言人譚耀宗,再加上澳門中聯辦副主任陳斯喜,加上《文匯報》社評,指在香港任何人主張結束一黨專政,就是「牴觸國家憲法,當然無資格參選立法會」云云。

打壓從議會入侵生活

誠然中共是一個從來不守信用的政黨,而中共的所作所為,比起當年毛澤東、《新華日報》等批判的國民黨一黨專政更加不堪,然而中共一貫以來,也要巧妙地自圓其說,例如絕不承認自己是一黨專政,而聲稱這是「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制度」。然而近日中共所謂修改憲法,在從未遵守過的中國憲法中,加入「中共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的特徵」於第一條第二款,中共宣傳說這是把「習近平思想」寫入憲法的「十九大精神」云云。
然而根據譚耀宗及上述人等的看法,這修訂代表了把一黨專政寫入中國憲法,那麼習近平的「十九大精神」,又是否對毛澤東的「第七大精神」宣戰?毛澤東於第七大報告聲稱:「沒有人民的自由,就沒有真正的民選的國民大會,就沒有真正的民選政府」、「自由是人民爭取來的,不是甚麼人恩賜的」——如果那些支持毛澤東言論,說要結束一黨專政的人就要被取消參選資格,那麼是否應該先把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相片撕下來,換上習近平的相片?中共是否應該先把毛澤東DQ?
主權移交才不過20年,當香港已經倒退到連叫一下「結束一黨專政」,也會一如大陸的民運人士「終身剝奪政治權利」,這就是為了限制港人的思想自由。而其實議會內對民主派的打壓,更多全面入侵市民生活的洗腦工程,則早已展開而不為議員等所察覺。舉例說,市民早前發現中學科學課本,故意把太空科技如登陸月球等隻字不提美國,卻特別點名提及已滅亡的蘇聯,以至不成比例放大中國的太空科技,令學生以為登陸月球的是中國不是美國;近日又發現小學常識課本,竄改歷史否認大清永久割讓港島與九龍,說是「中國被迫把香港島、九龍半島給予英國管治」——以過往香港很多保釣反日志士的標準,連日本個別右翼的教科書,只不過把戰敗寫成「終戰」,又或者把侵略中國說成是「進出」中國,就說是竄改歷史要燒日本旗抗議,這些人如今去了何處?為何這些香港人對日本人的教科書要「說三道四」,對中國在香港赤裸裸竄改歷史就視而不見?
這些香港人對今日香港的事視而不見,卻只對日本人七十幾年前對中國做的事念念不忘,除了已投共之外還有甚麼可能性?第一,就是民族主義令人盲目,這些香港人心中重視中國,遠超過香港;第二,就是香港人已放棄對原則與真理的追求,對中共的惡行已經去到不作反抗的地步。觀乎網上的反應,很多家長是介意的,然而少數市民只能罵幾句,最終仍是覺得孤立無援,有錢有能力的或者用腳投票,幫子女報讀國際學校。然而大多數人呢?難道問題只是TSA/BCA嗎?難道洗腦與虛假歷史洗腦,已經不重要了嗎?
當中共要DQ議員,以刑事罪行對付在播中共國歌時的噓聲,或許我們沒有能力制止。然而簡單到學校課本的問題,我們那些民主政黨、教師工會、學生組織等的專業團體,難道真的甚麼也做不了嗎?市民最大的無力感,不是甚麼也做不了,而是專業團體,根本沒有重視這些市民最關心的議題,例如洗腦教育。議席可以沒有,或想有也守不住,但如果連對洗腦教育的抵抗意志都沒有了,連年輕人也被中共全面洗腦了,香港還有明天嗎?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