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18日

【身前事】紓緩科醫生難忘病人一句
「你不如一針打死我」

感冒,可以吃感冒藥;可惜,並非所有頑症都有藥到病除的治療方法,儘管醫學昌明,人終需面對肉身的局限。一旦病情踏入不可逆轉的終程,心靈的恐懼和痛苦可以如何「醫治」?紓緩科醫生胡金榮,於「沙士班」畢業後,矢志療癒病人內心痛楚。面對龐大的老化人口,全港公立醫院加起來只有360張紓緩治療病床,他希望紓緩科能夠得到更多關注,除了末期癌症病人,也可以服務更多有需要的病人。

記者:陳麗賢 攝影:陳海威 剪接:魏利民

胡金榮在醫科實習時,正值沙士襲港,身邊更有同學「中招」,身處生死邊緣;看見一班晚期癌症病人被放在醫院孤單的角落,每日只能靜悄悄倒數生命,令他反思身為醫生的意義,「我其實有冇辦法可以幫到呢啲病人呢?」後來他發現紓緩科與自己理念不謀而合,於是2003年畢業後,2004年開始投身明愛醫院工作,2008年開始專科訓練,陪伴病人走過末期病的艱難階段。

相關新聞:【預設醫療指示】為植物人拔除餵飼胃喉 倫理問題點解決?

醫生都要幫手解心結?

「病情嘅開頭,我哋可能會希望個病能夠好返,或者壽命能夠延長。但當隨著病情愈來愈惡化,我哋治療目標將會由延長生命,變成點樣減低病徵,同埋改善生活質素。」醫好一個人,也要醫好他的心,這是胡醫生的宗旨。「有個50幾歲末期癌症病人,佢叫我不如一針打死佢,畀佢安安靜靜咁走。我問佢,其實係咪覺得無人明白自己嘅痛苦?係咪覺得生存已經無意義?然後佢點頭。」胡醫生溫暖的話令病人卸下心防,流淚不止,「我想話畀佢聽,就算喺呢個世界上你去到最後一程,都會有人關心你,覺得你重要。」數日後,病人過身了,再無半點心結留下。

心痛都係痛 團隊治療身心社靈

紓緩醫學的開創者Cicely Saunders,提倡「Total Pain (總體痛)」的概念,「一個人嘅痛,其實源於好多方面嘅影響。如果我哋凈係針對其中一點,忽略其他地方,其實冇辦法去減輕病人痛楚。」胡醫生認為,過去醫學院很著重教育醫生如何做好一場手術,或者是延長病人生命,其實如何將病人的痛楚照料好,亦應該列入醫科教育的重點。

紓緩科醫護人員與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等合作,透過藥物和治療為病人減輕痛症,緩和疾病煎熬。而心靈關顧亦是紓緩科的目標,「可能真正最需要幫忙嘅未必係個病人本身,而係嗰個照顧者或者個家人,有好多心結需要解開。」此時,紓緩團隊的醫務社工及臨床心理學家等便會出動,為病人及家屬提供心理支援,甚至修補關係,「有時我哋會幫佢哋(病人)去寫一啲心意卡畀返家屬,甚至幫佢哋去拍片,話返畀佢屋企人聽,其實我多謝你陪我行過呢個歲月。」

相關新聞:【哪一天我們會死?(上)】後生仔VS老友記 跨越40年剖白

除了癌症病人,誰可以進入紓緩治療科?

現時,公立醫院的紓緩治療科主要服務末期病患和家屬,其中明愛醫院的對象更由晚期癌症病人,擴展到不同專科,包括末期腎衰竭、晚期肺氣腫、慢性阻塞性肺病等,亦加入新服務,例如幫助失智症病人,及運動神經元症病人(漸凍人) 等。胡醫生建議,如病人認為有需要接受紓緩科服務,可以向醫生提出轉介。不過,16間醫院中,有部分僅限末期癌症病人,其他重症病人或未能使用服務。

紓緩科醫生=送病人最後一程?

「好多人有個誤解,以為紓緩治療等如一入到去就唔能夠出得返嚟。」胡醫生笑說。其實,末期病人除了接受住院服務,也有情況較輕或徵狀不太複雜者,只需接受門診服務,或者參加涵蓋復康和心理社交支援的日間治療服務、接受家居護理服務等,幫助控制徵狀。胡醫生指,只要病人能紓緩病徵,減輕痛症和憂慮,亦能夠重返社區繼續生活,與家人團聚。

人口老化 紓緩治療需求迫切

紓緩治療成為專科已經20年,最近3年更有22,230人接受過紓緩治療住院服務。不過,全港公立醫院竟只有360張紓緩治療病床,明顯是供不應求。專科醫生更只有約40名,護士亦只有約300名,難以想像在人口老化下,如何應付未來需要接受末期治療的人潮。要令到港人有權選擇適合自己的醫療服務,完成「好走」旅程,胡醫生呼籲政府未來應訂立完善的紓緩治療政策,好好計劃港人應該享有的善終權利。

鳴謝:明愛醫院紓緩治療科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