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18日

8A病房女醫生學懂:對生命更堅持

「多多醫生」譚婉珊指畢業那年沒有影班相、沒有畢業聚餐,畢業典禮是醫科獨立行禮。 李潤芳攝

「我仲記得index patient(源頭病人)係喺後街左手邊窗口位」。人稱「多多醫生」的兒科專科醫生譚婉珊,2003年時正就讀中文大學醫科五年級,因上課經常出入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當傳出病房爆沙士要封閉,越來越多人感染,「真係驚!成日入8A好high risk,唔知自己中唔中(沙士)」,幸她未有感染,但疫症擦身而過,見證醫生的偉大,令她深切體會到醫生並非一份普通職業,對生命更加堅持。

相關新聞:陳家亮:互相扶持盡顯前線醫護團結

同學隔離留醫「先識驚」

譚婉珊憶述當年要分組跟醫生到病房學習,她恰巧被分到8A、8B病房,沙士爆發前的一段時間,幾乎日日到8A病房看病人。「突然話好多人肺炎,跟住就話要封ward(病房)」,之後威院封急症室,「嗰時先知大件事,醫院氣氛好緊張,我哋都好緊張」。
作為學生,譚稱當時未能掌握太多事態,「對面房女同學病咗入院,去探病都冇戴口罩,因為未知係沙士」,之後發現為非典型肺炎,同學轉到隔離病房留醫,「我哋先識驚」。亦有同學嚴重到要入ICU要插喉,「當時以為佢唔得,好彩最後好返畢業做到醫生」。
後來找到8A源頭病人,「即刻諗有冇睇過嗰個人……我記得佢(病人)係瞓喺後街左手邊窗口位」。她解釋,8A病房有4個病格,近門口左右兩個叫「前街」,經護士站再入的兩個叫「後街」,「其中一個中咗沙士同學,應該係上堂有聽過(中招病人)個肺,咁就中咗」。
沙士疫情蔓延全港,醫學院停課,「唔敢返屋企」。她表示,當時無向家人說入過8A病房,無謂令他們擔心。她一直留在宿舍埋首溫書應付5月的畢業考試,「嗰時仲係ICQ年代,冇得上堂,有外科教授好好,用ICQ tutorial。」那位教授就是現時中大醫學院副院長、外科學系吳國偉教授。

醫生非只係𢭃份人工

那年考試亦不能用真病人讓醫學生檢查診斷,改為健康人士扮演病人,口述病情由學生評估;譚亦指,2003年畢業那年,好像沒有影班相、沒有畢業聚餐,畢業典禮是醫科獨立行禮。
廿歲出頭、醫生也未做,就已經遇上如此巨大疫症,譚婉珊表示,深切體會到醫生並非一個普通職業,可以有好高危險性,「唔係只係𢭃份人工,唔係出面見到高薪厚職嘅一件事,係承擔咗一個社會責任」。譚婉珊亦首次感到死亡可以好近,考試後更買了人生首份保險,「就嚟做houseman,成日出入病房,會諗中咗屋企人點算,就買咗人壽保險,個名寫我爸爸媽媽」。
沙士15年,作為醫生當然不希望不知名疫症再臨。但譚認為,沙士永遠值得醫生從中學習及反思,「諗番當時醫生點做嘢,對病人的(醫者)心有幾大;面對咁大疫症點樣處變不驚去面對,如果再遇到又點處理得好啲」。
經歷過沙士的她,在當醫生前已體驗到生命的可貴,從事兒科曾在深切治療部工作的她指,「如見到醫生同BB抽血粗魯啲,到𠵱家都會好『𤷪𤺧』」。
■記者嚴敏慧

相關新聞:受感染醫科生回憶:我覺得就嚟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