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18日

品味蘋果:收藏300件鏤雕玉帶板
劉瑞隆:是濃縮的時間錦囊

退休律師劉瑞隆,熱衷於研究唐至清代之古玉精品,當中獨孤一味收藏明朝(1368-1644)的鏤雕玉帶板(Ming Court Belt Plaques),過去廿多年來踏遍天涯、尋尋覓覓入藏了約300件,方寸之間件件寶貝都有掌故,流落他手中的曲折過程,猶如玉帶板的層層雕花,剝洋葱般揭出更多故事。
玉帶在中國最早出現於西周,唐宋以後便成為高官的標誌,以體現官階的高低,皇帝更以帶板作為特別賞賜。宋神宗在朝上聽到軍隊打勝仗,更立刻把自己的玉帶脫下賞賜給有功之臣王安石。到明朝玉帶的使用更達到高峯,朝廷更專門制訂使用法則,皇帝、藩王、建立功勳受封的公、侯、伯、駙馬及夫人,以及一品官或以上才能在革帶佩戴。

十多萬投得 「鐵娘子」遺物驚見寶貝

「帶板始於唐朝,流行於宋朝,明朝百花齊放,到清潮已完全捨棄。玉帶板文化最燦爛的時期肯定是明朝,從工藝、玉質和廣泛性,雖是宮廷物品但題材涵蓋百姓日常,完全是處於工藝巔峯。」劉瑞隆邊把玩一件雕工精美的《白玉鏤空獅子胡人紋金宅尾帶板》,邊數家珍,那是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遺物。
胡人即中東或印度來訪之人,當時在中國,獅子也是舶來品。劉律師解畫,「胡人戲獅」是當時一個有趣題材,「胡人戲繡球和跳舞」又是另一個,但兩個題材放在同一個玉帶板構圖上便很少見。
曾經在英國讀書見過戴卓爾夫人兩次的劉瑞隆,想不到在她去世後,由玉帶板連結了一段緣份。戴卓爾夫人的遺物在倫敦佳士得上拍,劉瑞隆一心想拍下首相常常拿在手的那個紅色公文箱,揭開專場的拍賣圖錄,不得了,另一件令他瞠目結舌的寶貝深深吸引了他。
「我睩大雙眼不可置信,題材獨特之外定價也很便宜,我說我一定要買。」為了不打草驚蛇引起其他同好注意,他連平時聯絡開的專家都不找,寧願扮生客越洋向倫敦的專家查詢。拍賣在香港時間凌晨三點進行,他怕吵醒家人預早訂了一個很高的落盤價。「當晚發夢自己拍到了心頭好,早上起來時很興奮,卻發現只是做夢,我戰戰兢兢地一直等到當天黃昏收到確認電郵,知道自己低於此價能奪寶,才鬆一口氣,即刻致電香港佳士得專家報喜。」
最後劉瑞隆以十多萬港元把寶貝拿下,專家都驚訝「係唔係少咗個零呢?」但他看重的,卻不在於數目字。「大家賺錢都不容易,但你衡量一下,這樣的背景、玉質、工藝和歷史,又是一件文物,是不可以用錢來衡量的。為甚麼我覺得這件東西特別呢?因為英國的國旗有獅子,胡人是指外國人,會不會是人家特意點題送她呢?會不會是當年她上京中英談判時中方送她呢?如果是鄧小平送的,那實在是太好玩啦!」
小小的玉帶板,更猶如民間地方誌、人物誌的浮雕版本,濃縮了時代。
劉律師也收藏了不少嬰戲紋帶板,其中一件尺寸較大的《十一童嬉戲紋碧玉金宅尾帶板》最稀有,也與北京故宮所藏的白玉帶板最相似。碧玉金宅尾上雕了小童蹴鞠、演奏樂器、摔跤打架、爬樹、放風箏,觀賞瓶中金魚以及模仿官員出巡等童嬉,惟獨兩個蒙着雙眼的小童不知玩甚麼?劉瑞隆幾經追查才找到文獻,查出他們在玩一種稱為「摸瞎魚」的遊戲。
劉瑞隆認真地說:「每片玉雕就像時間錦囊(Time Capsule),將中國數百年前傳統的故事永久保存,並流傳下來。」
這時,劉瑞隆又提起了一件他說是工藝讓他驚艷的傑作,那是他多年前在紐約一家古董店入藏的龍紋帶板。
「當時看這件東西時,我意識自己家裏應該有類似甚至印象中比它好的款式,故並不打算買。但隨行的一位玉器老師仔細地檢視這玉帶板半句鐘後,強烈建議我買,我見價錢也只是約兩萬港元便買了。」回到香港,劉瑞隆將這塊龍紋帶板與原擁有的那塊相比時,才發現新歡品質明顯更勝舊愛,甚至沒法比。戲肉是,當他收到古董店寄來的收據,店主更隨函退還了一張百元美鈔,說這次交易獲利過豐。劉瑞隆又花了許多時間研究這玉,估計它是屬於一位曾為三朝皇帝效命的德高望重宦官所擁有,而帶板上的龍紋其實是「蟒」。
「現在你給我200萬都不賣。」劉瑞隆正色道。
原來這可不是虛言。買了這塊玉帶板後,劉瑞隆找人給它做盒,拿盒子的那天他特意帶了這帶板去「試身」,當晚他出席了某家著名瑞士手錶宴請的飯局,席上他和老闆的公子談到鏤空腕錶,一時興起獻寶讓公子欣賞這龍紋帶板,介紹它身上的浮雕可能是西方鏤空技術的「起源」。這位世界名錶集團的領導人打開盒子,為眼前這塊玉繁複交錯而着迷,屏息凝視了良久,一位塘邊鶴提出:「既然公子這麼喜歡這玉,何不以X系列錶款和劉律師交換呢?」
「當時這位公子抬頭看我似乎真有此意,那錶市值約20萬美元(約156萬港元),非常吸引,但我還是搖搖頭回絕了他的美意,說了句:錶有價、玉無價。」
劉瑞隆頃刻像沉醉於蟒袍玉帶的時代,又興奮地談起一件《明代白玉鏤空九龍紋金宅尾帶板》,在多層的浮雕下,表現出龍穿雲駕霧的神態。「浮雕襯托出九條姿態威武的龍紋,看真一點其實是四爪的『蟒』,不是龍。」劉瑞隆推測,此物原為藩王擁有,最爆的是16年前他因價格過高未肯收入家中夾萬,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結果事後過了五年,他以高五倍價錢把它私有化。

揀玉如擇偶 雕工玉質稀有度不可缺

眼花撩亂,問劉瑞隆以何作為收藏條件?他以擇偶般的口吻答道:「雕工、玉質及稀有度缺一不可。」他現在約藏有300件藏品,去蕪存菁的約有40件,他的新書涵蓋了當中32件。
對於目前風靡市場的高古玉,劉律師始終鍾情明朝出品。「高古的東西我不是不喜歡,但總是覺得它們沒有唐宋元明清的漂亮,尤其明朝。玉帶板主要是皇族之物,到嘉靖時期朱元璋的皇族宗親後代已有十萬人,他們不一定每位都很有錢,但也保留了一定社會地位,所以玉匠當年大量打造玉帶板,藩王與民間有很多接觸,在帶板文化看見那時期藩王把不少民間色彩帶進宮廷,玉帶板創意無限,題材也百花齊放。」
「人都是喜歡美的東西,自小我像跟玉有緣份。可能由於小時候媽媽每逢星期六便帶我到國貨公司裕華、中藝逛幾個小時,她喜歡當代的硬石擺設,我只對玉有興趣。」
初入酒池「玉」林,他便沉醉其中,幾個月後他便瘋狂入藏了幾十件不同朝代的玉帶板,因為投入得早、鍾情的門類又「騎呢」,專注收藏玉帶板的藏家不多,劉瑞隆說,除了因目前一套完整帶板相當少見,另一個原因是玉帶板是近身物,往往會隨物主陪葬,一來引人忌諱,二來玉器入土後,經常出現不規則的土沁現象,玉色自然相對不出色。因為對手不多,劉律師自言不用交太多「學費」就能購到心頭好。
相對素淨的玉器,他更愛鏤空及高浮雕的玉帶板。「有些人認為鏤空雕刻是用來遮掩玉質瑕疵,我認為不是,昔日工具不發達,誰會浪費心力在劣質玉石上雕龍雕鳳呢?不過幸好有這些謬誤,否則我在收藏玉帶板過程中,肯定遇到更多競爭對手。」劉瑞隆記得當時與一位好友兼同事齊齊「中毒」,聯袂去拍賣、尋寶,有時大家口味太近甚至會爭寶。「最後我們約法三章,鏤空的歸我,其餘的歸他。」二人為彼此最有興趣和緣份的自家門類拼搏,各自尋找一種不同的切入角度和視野面對收藏,衍生了第二事業。

職業病發作 走遍博物館查史料求證

「以前當律師,很晚才下班。每天最期待是臨睡前把幾十件收藏擱在書枱,觀賞和把玩至少半句鐘或45分鐘才睡。」不久他便發現,晚晚跟玉帶板獨處「夜會」,他的眼光特飛猛進。劉律師自言對玉石的斷朝(判斷時代)已訓練到「斷對朝代的信心有95%,斷一塊玉是假或是不對時代,信心更有100%。」做律師有職業病,凡定論都要有證據,廿年來他就各帶板的風格、母題及在明代用途進行研究,走遍不少博物館、看了不少史料。
無敵是最寂寞,但他孤芳不自賞,還花了幾年時間將多年藏品去蕪存菁,整理並編寫他的首部玉器專著《揅琳玉集》,早前在香港佳士得舉行了新書發佈會、小型展覽兼講座,結果吸引了幾百人參加,塞爆了整個藝廊。系列的第一本是《明代宮廷玉帶板》,首印150本精裝版已售罄,60歲的他意猶未盡已在編撰第二本,興致比過度活躍的頑童還要高漲。
「如果說明朝帶板,我前後上過手、把玩過的不會少於幾千件。」閱玉無數的劉瑞隆,後來成為了香港著名收藏團體「敏求精舍」的會員,他的玉器珍藏曾於多間大型博物館展出,包括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香港藝術館、香港歷史博物館及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等。
看似很宅的玉癡,劉瑞隆原來也有好動一面,熱愛羽毛球之餘也是攝影發燒友,更喜到不毛之地拍攝野生動物,到非洲拍牛羚大遷徙、新西蘭拍海豚、日本拍雪猴,他還向我展示了一幀近距離拍攝到猛獅在撕食一頭鹿的沙龍照。
不知怎的,那刻血淋淋一幕沒有讓我想到野外戰場,反而讓我聯想到玉帶板反映的官場現實。
撰文:鄭天儀 攝影:伍慶泉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