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2月25日

吳文遠投訴被打 半年無回音

吳文遠(右)和陳皓桓向投訴警察課投訴,稱過程會相當漫長。易仰民攝

【本報訊】2016年旺角騷亂期間,有記者採訪衝突時遭警員襲擊,但事發兩年至今仍未有調查結果,相關職工會早前發表公開信,要求警方和監警會盡快跟進。惟多名社運人士在2014年因參與反東北集會同遭警員動武,投訴至今三年半亦無回音。
2014年6月,當時是「長毛」梁國雄議員助理的黃永志參加反新界東北發展集會時被警員帶上警車,沒料到被車上警員「招呼」,「佢(警員)㩒低我個頭,掌我幾巴,另一個行過就打我幾下心口,一嘢打落我手臂……又用窗簾布蓋住我塊面,又打同拍我個頭落玻璃。」但警員知道黃是大學生,講明會輕手一點。

相關新聞:「豁免警員刑責即無人問責」

「佢哋喺警車上集體犯罪」

被帶上同一架警車的社運人士周諾恆卻沒那麼幸運,警員沒似對黃永志般留力,經過由立法會至黃竹坑警察學院的十數分鐘車程,周的額頭、眉角、耳部都流血,當時在旁的黃永志形容周諾恆猶如被強暴。周諾恆指,那是第一次在警車上被警員施襲。黃永志則形容,那次經歷直接改變他對香港警察的看法,「佢哋喺警車上係個人發洩,係集體犯罪,唔係執行職務」。
兩人於事發翌日獲釋,即前往驗傷,隨後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但至今未見進展。他們早前亦就當晚被警員毆打和非法禁錮,入稟區域法院向警務處處長索償,現時仍在申請法援階段,尚未可上庭處理。
另一示威常客、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則於去年七.一示威期間被警方帶走,其間有警員向他扯頭髮和踢下體,過程被傳媒拍下。吳被送到警署後,警員卻稱是將他移離危險環境,「整個過程係非常荒謬。」同被帶走的社民連行動幹事陳皓桓補充指,遊行事前已知會警方警民關係組,最終卻不獲開路,被帶上警車後同樣被打,事後背、頸、手等多處都出現傷痕。
吳文遠和陳皓桓事後亦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但吳亦預料過程會相當漫長,「今次只係幸運地被記者影到,否則都會不了了之」。監警會回應查詢指,個案尚在處理中。至於黃周兩人的個案,監警會指由於有訴訟在進行中,因此暫緩有關投訴個案的調查工作。警方則回應指,投訴警察課已接獲相關投訴,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現階段不作評論。
■記者羅繼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