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2月1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當車禍和佔中拉上關係……
(公共政策顧問 李兆富) - 李兆富

屈小姐將佔中與九巴車禍扯上關係。設計圖片

「一日最衰都係佔中」這句話,幾乎可以解答到世界萬物的所有問題。當然,對大多數人來講,這句話只是戲言。
我公司有一位年輕同事曾經在金鐘過了一些夜晚。見工的時候,我問他如今時過境遷,對比當日在心態上有沒有轉變。這位廿歲不到的年輕人說:「本土意識強咗,但其實有時都會返大陸旅行。」
我不敢以偏概全。對某些參與過傘運的年輕人,思想的確有所改變,但怎樣變,有多深,很難以幾個例子一概而論。但似乎到今天仍然將「佔中」二字掛在嘴邊的一群,是那些靠「反佔中」受器重的所謂建制意見領袖;甚至乎連上周的大埔車禍,也有反佔中旗手撰文說慘劇的根源是佔中。
我這樣講,一定會被人說是黃絲。對不起,我老早就講過,對「非黃即藍」的二分法感到很厭倦。反過來說,我亦不認為所有反佔中的聲音,背後都一定有利益瓜葛。我相信香港有一群人真心地厭惡激進的群眾運動。
世界各地近年都出現所謂「社會撕裂」的情況;在某個程度上,香港算是一個相對理性和諧的社會。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所希望相信的事,有自由為自己的信念發表意見,這應該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底線。
「假如我要你為23條立法護航,你會點樣做?」我問那位年輕人。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支持23條立法,只不過想了解新同事是否有能力構想不同立場的人的立場和觀點。那位新同事想了一想:「我諗我會用2016年魚蛋事件。」

社會生命力漸漸消亡

「嗯,治安同國安,真係可以混為一談?再講,都未立23條,一樣已經將相關涉案人士落案。既然現在法例都已經可以處理得到問題,試問究竟有乜要另行立法處理?」以我僅有的法律知識,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的第二部,其實已經有「叛逆」罪的條文。
治安很易明白;但凡危害私人財物及生命,以及公共財物的行為,都是治安問題。但何謂國家安全?講兩句獨立,是否真的可以威脅國家的存在和領土完整?在遭受到軍事侵略的情況下,或許有討論國家安全的必要。可是現在國家的敵人是誰?這個問題,每個人心目中都有個答案,或許這就是支持和反對23條立法的最根本問題。
一個本來自由開放的社會,不會在一夜之間變成極權國家。可是當支持政府成為唯一政治正確的立場,反對的聲音越來越微弱,自由的空氣也變得稀薄;有些人怕失去前途而加入大合唱,有人怕被口誅筆伐而自我審查,也有人覺得大勢己去不如歸藏;社會的生命力,就是這樣漸漸消亡。
我不是說反對政府,就一定有道理,但是連反政府的聲音也容不下,不講理的就是政府。我不單怕23條立法會設下言論的禁區,只怕甚至乎連反對23條立法,最終也會被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
假如反佔中的旗手搖身一變成為撐23條立法的骨幹,我不會感到意外;甚至有理由相信,他們會要求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將所有「黃絲」一網成擒。我希望自己是杞人憂天。但自從2016年立法會選舉有參選人相繼因政治立場被取消資格,甚至乎當選的議員一樣可以找個理由被禠奪議席,香港正朝向甚麼方向發展,不是有迹可尋嗎?由取消資格和禠奪議席,推論到下一步是23條立法,雖然有點滑坡的意味,但是連車禍都可以和「佔中」拉上關係,我也不敢說在這個城市,究竟有甚麼不可能發生的事。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