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2月01日

AO換上司 大炮換鳥槍
(自由撰稿人 堂前燕) - 堂前燕

鄧如欣DQ周庭後一直未有現身,更缺席星期二的東區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

DQ風波負責操刀的選舉主任鄧如欣,是政務官出身。回歸前,當上AO是種殊榮,遠至曾經入讀的小學也大書特書恭喜某某校友加入政府為香港服務。那時候,政務官之所以被認為是天之驕子 / 女,除了因為薪津豐厚,還因為上司不是在牛津念歷史的麥理浩和彭定康,至少也是鄧蓮如和陳方安生。
這些今天被稱為外國勢力的人,一手一腳塑造了香港的黃金時代,而且從公屋住戶的獨立廁所,到醫療教育基建,大量政治遺產到今時今日仍然令香港人受益不淺。回歸以後,港人治港,卻是大炮換鳥槍,從董建華到梁振英和今天的林鄭,無論是八萬五還是一大堆四大支柱六大產業的爛尾政策,除了假大空的口號以外,沒有半點可以稱道的政治遺產留下,貪污僭建的政治炸彈倒是一個接一個。同時間,昔日的AO精英團隊,在缺少外國勢力的領導下,漸漸墮落成一群只會喳一聲和應主子的太監奴才。
為甚麼兩年前羅冠聰參選可以入閘,但今天的周庭卻被DQ?這位選舉主任鄧女士,是根據哪一條法例給予的權力去DQ一個市民的參選權?法例有沒有說明可以憑參選人的政治理念去DQ?或者說,她又是怎樣去推斷一個人是否真心誠意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
不要誤會,我不是支持或反對哪一方,我只是覺得作為一個AO,一個所謂天之驕子,在面對公眾、傳媒,甚至是法律界的質詢時,她就算不能手捧一本例書舌戰群雄,至少也有足夠的勇氣和承擔去面對輿論的壓力,而不是得悉有人會趁會議期間發言質問就無故缺席,甚至用下三流手段令會議流會。
這個,不是政治立場的問題,而是對一個政務官應有質素的期望。殖民地時代的政治人才固然一去不返,但大佬呀,再不濟如葉劉淑儀當年推銷廿三條,她缺乏政治智慧是一回事,但至少她敢頂着一個掃把頭出來面對公眾,而不是像掃黃被拉的北姑一樣遮遮掩掩,好肉酸㗎嘛。
回歸二十年,政府民望每下愈況,原因離不開管治班子的墮落。面對來自上級的政治命令,作為公務員團隊的精英,今時今日的AO們──比方說那位鄧小姐,有沒有獨立思考一下這個命令合不合法?符不符合程序和法例?上樑不正,但作為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你這個下樑是選擇堅守程序正義,還是為了升官發財而去取悅上級?
當官之所以難,因為這不僅僅需要一個人的智慧,同時也是一種對人格的考驗。為甚麼回歸前的香港管治受人稱頌,但回歸後不是被邊緣化就是被趕超?因為那群在牛津劍橋念歷史的鬼佬和手下的AO,比起今天那群所謂精英,少了一點市儈和拍馬屁的心思,並且有一點對自己,以及對政務官這個職業的尊重,以致就算到今時今日,很多居於公屋的香港人,當他在家裏的獨立廁所享受那一丁點奢侈的私人空間時,也感恩這些前朝的政治遺產。

堂前燕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