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31日

堆填區獨白:特朗普現象(楊懷康) - 楊懷康

響尾蛇象徵美國立國精神。經過八十年有升無已的官僚干預,尋常百姓退無可退,發揮響尾蛇精神,絕地反擊,送特朗普進白宮。一年下來證明他們沒有押錯注。互聯網

海軍陸戰隊是美國三軍的精英,以機動強悍見稱;所有美國駐外使節皆由陸戰隊守衞。這個兵種在抗英獨立革命時成軍,當時以響尾蛇為徽旗標誌,上有四隻字,曰:Don't Tread On Me。直譯是「唔好踩我」。
美國國父之一的富蘭克林認為響尾蛇乃美國精神之表率:其武器藏於上顎,貌似無自衞之力,即使露械還擊,亦小器得足堪見笑;然而一旦發難,創傷雖微卻能致命。自知殺傷大,哪怕對付敵人,亦預為警示:「唔好踩我」。
是以響尾蛇代表的是leave me alone的訴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犯我,必攞你命。眾所周知,leave me alone正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要義laissez-faire──政府該放任無為,休得事事插手干預。踏入二十一世紀,以反政府干預為標榜的「茶葉黨」(Tea Party)順理成章以「唔好踩我」的響尾蛇為旗號。
想起這面響尾蛇旗,皆因特朗普之行藏舉止雖是招來舉世如潮惡評,卻無損其擁躉之忠貞愛戴;莫非此狂人總統有副金剛不壞之身?就此所謂「特朗普現象」問教於美國朋友。他沒有取笑我少見多怪,其怪自弊。祖籍堪薩斯州的朋友反而以身作則,與我解說箇中緣由。
眾所周知,堪薩斯州位處美國的地理中心,整個州是個極目無際的大平原,其經濟以生產小麥、大豆、粟米、豬牛牲畜為主;同時又出產石油還製造飛機。朋友的家鄉在堪薩斯州的中心,祖上務農,累積財富,創辦銀行,為鄉里提供融資;農忙之時全家總動員下田耕作。朋友說環顧美國,只有堪薩斯州才有像他們般的農夫銀行家。
朋友中學畢業後到外地上大學,成為統計學專才。自此離鄉別井,到了年中收割季節方返鄉下幫忙。據他觀察,像他般外遷的堪薩斯州人士大都自高身價,以精英自居,看不起沒有見過世面的鄉里;政治上他們傾向民主黨;是希拉莉的支持者。安土重遷的堪薩斯州人則支持特朗普。何以故?
精英高高在上,雙眼長在頭殼頂;他們疾特朗普如仇,視他為只曉得吃漢堡包的白癡老粗。(實則特朗普及其兒女皆為精英常青藤大學產品,而女婿更是個哈佛畢業生。)在鄉巴佬眼中,精英們目空一切,唯我獨尊,其關顧非法移民之情尤甚於對土生土長的美國人。
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精英們既以特朗普為仇寇,鄉巴佬當又義無反顧支持他。所謂「特朗普現象」者,是尋常百姓反抗精英干預的現象。那跟「唔好踩我」的響尾蛇旗有何相干?
自東岸精英羅斯福在三十年代初掌政開始,政府插手干預尋常百姓的生活經營有升無已。先是以所謂「新政」(The New Deal)透過官僚監管改造資本主義經濟,及至詹遜接替另一東岸精英甘迺迪主政,再以「大社會計劃」(The Great Society)向貧窮宣戰,假促進種族和諧之名,粗暴干預教育、政治選舉。克林頓此出身耶魯的精英一上場即試圖推行社會主義醫療,鎩羽而返。克林頓2.0奧巴馬不服輸,排除萬難,再推社會主義醫保而報捷。

當政一年兌現削減干預承諾

經過持續八十年的干預,美國尋常百姓聞精英干預而色變。奧巴馬八年,除了醫保,他的環保措施窒礙石油生產,打擊農業用水,而巴黎協議更勢將全面削弱美國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對金融市場的干預則威脅資金流轉,危及長線投資。將這一切看在眼裏,胼手胝足、實作實幹的美國人安能不緬懷「唔好踩我」的開國響尾蛇精神而反精英?
換言之,自羅斯福以還,雖是經過列根八年中興,美國政府的規模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反抗精英干預之戰節節敗退,若是任得希拉莉此奧巴馬2.0掌權,尋常百姓尚何來餘地可退?既是退無可退,絕地反擊支持特朗普,他們不是擁護口不擇言的狂人當總統,而是反抗希拉莉所代表的精英干預道統。
不管特朗普如何狂莽,讓以精英中之精英自居的《經濟學人》來評說,他入主白宮的頭一年確又兌現了削減干預的競選承諾,當中尤以石油生產最為顯著。只此一端足以證明反精英的尋常百姓沒有押錯注。
股市大旺、企業大派花紅以響應減稅,可見如今支持特朗普的再不止於鄉巴佬,從東岸華爾街精英到西岸矽谷的企業鉅子都是他的粉絲了。死剩把口的,恐怕只是公仔箱裏的名嘴吧。

楊懷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