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30日

世道人生:退無可退 - 李怡

羅冠聰選入議會後被DQ,輪到周庭參選,仍難逃厄運。

香港眾志前年成立時,黨綱提出「以『自決』作為最高綱領」,相對於當時前衞的本土民主前線和香港民族黨,眾志因沒有提「港獨」而被人覺得溫和稍欠前瞻性。但這個溫和主張,並沒有被中共認可,羅冠聰選入議會仍然被DQ。這次周庭參選,17日傳出她將被DQ後,眾志在24日將網頁政黨簡介中,刪去上述「民主自決」那一句,但周庭仍難逃厄運。在論壇和媒體訪問中,周庭和羅冠聰等,一再表示不主張或反對港獨,但中共港共官媒左報,以及一些以無恥為時尚的權力辯護士們,已肯定眾志就是港獨。
有眾志成員表示,「民主自決立場只是每個人都有權利彰顯自己的意志、對這個城市的想像。」沒有用啦。不管你怎麼後退,正如邱吉爾說過的,妥協、屈辱之後不是換來和平而是仍然要面對戰爭。你無論怎樣聲言不是港獨,掌權者說你是你就是。
1924年在上海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台灣人謝雪紅,1948年作為台灣二二八領導者之一逃來香港,當時她接獲中共中央的指示,在香港提出「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的口號,向台灣人統戰。1949年她到北京出席開國大典,排名第32位。到1957年反右期間,她被打倒,「台人治台」竟是批判她的理由之一,說她提出這口號就是台獨。
因此,中共在打擊完公開主張港獨的年輕人之後,現在就收拾主張「民主自決」的年輕人,又把反對普通話作畢業要求的年輕人打成港獨,再下來就會把主張本土優先的「本土派」也打成港獨,接着那些參加雨傘運動、在大台打出「命運自主」口號的泛民主派,也會被打成港獨,最後是主張真正落實「港人治港」的人,甚至包括建制派,也會被打成港獨。1949年後,那些在中共建政前支持中共的民主黨派及民主人士,他們的命運不就是如此嗎?
港獨,誰都知道沒有成功的條件。它是中共用來壓制民主的假想敵。
和理非非的民主派,曾經痛斥激進民主派講粗口,同本土派割席,同旺角抗爭者劃清界線,對梁游被DQ落井下石,對旺角事件被判刑者不予同情和支援。換來的頂多只是張德江來港時見個面。如果中共遵守承諾過的民主進程,香港早在十年前就雙普選了。現實不斷告誡我們的,是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的懺悔文:「起初他們(納粹)衝向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接着他們衝向社民黨人、工會成員、猶太人……;我都沒有出聲。現在他們向我而來;到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替我說話了。」
民主,就意味命運自主,還政於民,包括各種方式,各種選項,也絕對應該包括《基本法》承認的兩個世界人權公約均列為第一條的選項。毋須迴避,毋須吞吞吐吐,不要怕說出真實想法,不必遷就強權,不要自我低貶了自主的層級,以為委屈一下自己就可以被強權接受,歷史經驗是:退讓之後仍然要面對戰爭。
強權是沒有道理講的。只要你想從他手上分一點權力,就會視你為敵人,並附上莫須有的欲加之罪。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