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27日

十多年汗水不及一卷印花 三份工全被辭退 
婆婆:對萬寧已冇感情

【本報訊】清潔工李淑卿婆婆稱誤取萬寧印花當膠紙,翌日即歸還,但最終被送官究治。本報於裁決前找到李,她顯得憂心忡忡。她憶述發覺取去印花後,擔心無記性,已即將印花放入手袋,但整晚睡不着,天未光便起床,趕在萬寧開門後將印花放回原處。10多年汗水,不及一卷印花,她3份萬寧工作全被辭退,她直言對於萬寧「冇感情喇,本來就有」。
記者:歐陽聯發

相關新聞:經理:印花每個$50 冇買保險

記者連日觀察77歲李淑卿婆婆工作情況,發現她現在只剩下一份電訊公司清潔工作,每天早上及傍晚兩更,工作約兩小時。她在店內較寡言,靜靜拖地掃地,蹲下抹貨架。拖地約10多分鐘,婆婆會進休息室,隔一會再出來拖地。臨放工前,她將垃圾放到店外垃圾桶,偶爾遇到收紙皮的婆婆會閒聊幾句。後來記者問她,她略帶靦腆說「我唔要嗰啲紙皮,咪畀佢哋賣囉,大家開心。我唔要呀,要嚟都冇用」。
李透露她出生於印尼,小時候未學懂印尼語已跟隨家人到內地,在內地接受教育至初中,和丈夫在1980年代來港定居至今。案件審訊途中發生一段小插曲,裁判官一度聽不懂婆婆的廣東話,問她需不需要印尼繙譯,但原來廣東話是她的唯一語言。李向記者尷尬地說,「咁多年唔記得咗嗰啲話喇,嚟到香港,廣東話又唔正」。記者訪問期間也察覺李說話頗細聲,咬字不太清楚,有時要再三澄清才明白她的意思。

兒子患鼻咽癌去世

1980年代香港輕工業發達,李在玩具廠工作,在生產線負責檢查。她一直工作,直至娶新抱後,索性辭工湊孫。孫兒自細由她湊大,兩婆孫關係好,李一提到孫兒就開心說「我個孫乖囉,都幾錫我」,案件期間,孫兒一直請假陪她出庭。她已離婚,有一子一女,兒子因鼻咽癌去世;女兒屬於基層,在惠康工作。
李希望一直工作不領綜援,她明白老了難找全職工作,只能找一些兼職清潔工作,「以前就搵到好多間,呢度又去,巴士清潔又去,𠵱家做唔到,好辛苦呀,冇能力做」。10多年來,她日做4份兼職,早出晚歸,3份萬寧月入合共3,000多元,電訊公司則每月2,000多元,連同生果金,夠照顧自己。李說也沒怎樣加薪,「呢啲老人家嘅工,梗係冇加啦,好少錢」。記者留意到她每餐都買快餐店外賣,李說雖然年紀大沒牙齒,但她常買牛腩飯,因為「多啲飯,可以做兩餐食囉」。

相關新聞:判後發聲明 萬寧認處理不當

「生活我就唔知點咯」

去年7月21日早上她如常上班,拆紙箱、掃地抹地、執紙皮。由於附近沒放置垃圾桶,她打算用膠紙貼着紙皮4個角,用來載垃圾膠袋,方便搬動。但她在枱面找不到膠紙,在櫃枱下尋找到一卷「白色膠紙」,放進褲袋中。當她後來發現褲袋中的印花後,「好驚呀!嗱嗱聲呀,瞓唔着啊,4點幾就起身,6點出門,就係咁等佢開門囉」。她怕不記得,將印花放進平日掛頸的小袋,身份證、鎖匙、現金等物品也會放入孭袋。
記者問李,在萬寧工作10多年有沒有感情,婆婆有點憤憤不平,說道「冇喇𠵱家,咁樣……我都冇感情喇,本來就有」。她本來以為只有荃錦中心的萬寧分店解僱她,翌日仍到其餘兩間分店上班,但職員連門口也不讓她進入。
相對起來,李說電訊公司的工友「大大細細都對我好好㗎」,尤其是主管,案發後帶她到私家醫院看眼科。李說主管叫醫生想辦法醫好她,她的左眼本來看不到東西,但眼睛打過針後視力稍稍回復。縱使電訊公司對她關懷備至,但她坦言現在丟失3份工作,故打算領取綜援,「生活點樣我就唔知點咯」。即使在葵涌住所對面有她在荃灣光顧開的連鎖快餐店,李也會在荃灣買回家,因「呢度啲人熟呀嘛,都好好人」,10多年來她在荃灣區兼職,她認識的人都在這裏,「如果冇得做,就唔會周圍行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