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1月05日

北區+大西北居民注意!
巴士車廂空氣差 塞車更危險

大西北居民有一種共同回憶,叫長途車。要是一兩小時交通時間,能換來遠離市區繁囂,至少值得。不過,記者實測兩程長途巴士,分別途經屯門公路及吐露港,車廂空氣污染頗為嚴重。香港過去二十年路邊空氣質素都不達標,超過世衞標準(年均40微克)至少兩倍;若果你居住在馬路邊,通勤又要坐長途巴士,甚至要戶外工作,分分鐘會增加死亡風險。香港的空氣,到底發生甚麼事?

記者:馮樂婷、鄺頌婷
攝影:黃文邦、彭志行、邱仲權
剪接:魏利民

相關新聞:音波驅霧霾 禁焗Pizza 全球奇招抗空氣污染

記者Emily及Chanley分別住在元朗洪水橋及粉嶺,出市區上班需時一個半至兩小時。Chanley表示因為家人喜歡住得寬敞一點,而Emily就認為住遠一點,環境更清幽。不過,住得遠未必能少吸一點廢氣。她們攜同量度儀器,發現車廂內吸入來自汽車廢氣的污染物二氧化氮(NO2)平均濃度達100微克以上,經吐露港的長途巴士比經屯門公路的超標更嚴重。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研究,NO2會刺激肺部,長期接觸會引起心血管及呼吸道疾病。世衞標準定明,全年平均濃度不應超過40微克。而每立方米的NO2濃度上升10微克,短期死亡風險便會上升1.03%。住得遠,難道會「死得快」?

實測路線一:屯門公路

Emily於平日晚上乘搭60X及68A巴士,由旺角回到元朗洪水橋,途經屯門公路。約一小時的車程,NO2平均濃度高達125微克。根據環保署資料,2016年銅鑼灣、中環及旺角的路邊空氣監測站,每小時濃度的全年平均值分別是89、78及78微克。而此程巴士的濃度,相較香港路邊監測站年均值高出五成,這一程車的短期死亡風險已增加4.4%。車廂空氣質素有時比路邊更差,令Emily大呼驚訝。「那麼恐怖!我以為巴士(的空氣)可能有一點髒,有空調應該算不錯,以為站在馬路邊才是最髒。」

相關新聞:首爾倫敦點減排?市民開大會 污染天免費搭車

實測路線二:吐露港公路

Chanley則在早上上班時間測試,從粉嶺乘搭277X,途經吐露港到藍田。同樣約一個小時車程,NO2平均濃度達163微克,較屯門公路的路線更高,而短期死亡風險亦增加8.3%。Chanley對結果感到無奈,「有點難過,已經住得遠,交通時間長,還要『死得快過人』。」

車輛有加無減

NO2屬氣體,一般會在一天內消散,故較大機會是本地製造的污染。「健康空氣行動」社區關係經理龍子維直言,本港近年車輛數目每年增長4.6%,是污染問題主因之一。「現時香港有超過七十萬已登記車輛,當中五十多萬是私家車,令馬路非常擠塞。主要的馬路,如中環一帶,車速甚至低於每小時十公里,靜止不動時產生的NO2,便會困在高樓大廈中,稱為『街谷效應』。」

雖然本地政府一直推行汽車減排,但龍子維表示,此政策不能完全根源問題。「減低尾氣排放始終有盡頭。環保局評估,2020年路邊空氣污染NO2的估計數值是每立方米65微克。」較世衞的年均安全標準40微克亦有一段距離,「這個政策『只係減到咁多』,餘下的就只能透過交通政策處理。」

污染標準無約束力 NO2全年超標134次

龍子維坦言,「(普通人)一日約三分一時間在家,三分一時間在公司,另外三分一便在交通工具。污染濃度會隨著地方而改變,但污染源很多時與交通、馬路車輛有關。」即使不用乘搭長途車,一般市民住在馬路旁,外出活動、上班上學一樣會吸入污染物。以Emily一天計算,乘搭長途巴士的125微克,加上在家中、公司以及逗留在旺角街頭所吸入的NO2,每小時濃度平均已達101微克。要是每天如此,一年平均值已超過世衞安全標準,影響健康。

不過,空氣問題牽涉部門眾多。現行制度下,車輛數目及交通擠塞由運輸署負責,空氣污染卻是環保局的工作,而污染對健康的影響,更牽涉到衛生署。「三個部門很少坐下來一起傾空氣污染,而(跨部門)統籌永遠只能依靠一個更高層次的東西去處理,明顯就是行政長官了。」英國運輸局訂立每年路邊空氣污染指標,並寫入法律條文,執行相關法律和政策時便有確實監管。「而有了清晰指標,究竟政府能不能達標便很清楚。」反觀香港,雖然有制定路邊空氣NO2超標次數不得多於18次,但單是2016年便超標134次,卻沒有任何懲罰或後果,零約束力的標準亦無法帶來任何實則改變。

在同一片天空下,香港人避不開空氣污染,但政府何時才會從政策入手,根本改善整體空氣質素?

鳴謝:健康空氣行動借出NO2量度儀器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