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12月31日

朱偉聰母:因上庭探監更了解個仔

9,231

抗爭中,社運明星總特別受關注,但被遺忘的名字其實更多,Lily的兒子朱偉聰,是其中之一。因為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衝擊立法會,患有遺傳病「克魯松氏症候群」(Crouzon Syndrome)導致外貌異於常人的聰仔,被重判13個月。22歲的他,是案中最年輕的在囚者,也是未有申請保釋的5名社運人士之一。「以前問親佢,都係話得㗎喇,講你都唔明」,早於兒子就讀幼稚園時已離婚,轉交外婆撫養,朱媽媽直言與兒子關係既親且疏,過去半年,因為上庭因為探監,與兒子的朋友接觸多了,讓她有更多機會了解愛兒。

相關新聞:林朗彥:見林鄭民望升衰過入獄

「話佢哋廢,咁我咪仲廢?」

克魯松氏症候群患者,頭骨比一般嬰兒生長得快,太快埋合會影響腦部發育。Lily說聰仔兩歲前做過兩次開腦手術,死過翻生,但氣管就較常人窄,夜晚睡覺不順,就要協助呼吸。「如果要戴呼吸機,就要搬去監獄嘅病房,我知佢唔想。所以都會擔心,惟有叫佢有乜唔舒服,一定要同人講,唔好收收埋埋」。生於單親家庭,小時候病痛特別多的朱偉聰跟外婆住。做成衣工作的朱媽媽說,以前兩母子見面不多,現在隔着監獄玻璃窗迫着面對面說話,母子倆反而比以前說得多。
「喺監獄見面都係傾啲輕鬆嘅話題,講吓呢排有乜新聞,問佢着得暖唔暖呀咁」。探監的日用品有嚴格限制,毛巾指定要「祝君早安」、底褲只限3條,朱媽媽說盲摸摸,也會請教兒子的朋友幫忙照應。「佢咁大個人,有自己嘅諗法,朋友或者真係比我更了解佢……我自細就唔係同佢一齊生活,你唔支持,佢對你只會更加抗拒」。像無數關心社會的年輕人,2012年反國教,是朱偉聰的政治啟蒙,由加入學民思潮,在公民廣場過夜,到反新界東北發展、傘運期間長期留守佔領區,越走越前。
朱媽媽自言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會疑問「新界東北發展關我乜事」,但她知道,這是窺視兒子的窗口。「真係會留意多咗,佢唔同你講,你就睇新聞,自己上網搵啲片嚟睇」。在人馬雜踏的光影中,尋找兒子的身影,成了她的習慣。「我嘅底線係唔好做壞事,佢做咁多嘢,都係因為鍾意呢個地方,將來嘅世界都係佢哋嘅,我哋呢一代做過咩?只係搵食,如果話佢哋廢,咁我自己咪仲廢?」
中學畢業後,朱偉聰在港專讀社工,後來轉到嶺大,朱媽媽說對兒子的內心世界了解不多,但一直信任他的為人和參與抗爭的出發點。只是,傘運後政府大清算,警察上門拉人,確實嚇壞了同住的外婆。「我媽叫我勸佢唔好搞,你冇名氣,唔係黃之鋒,坐監都冇人會理你」。所以當8月20日大遊行,大批市民上街聲援,她看到兒子也是關注名單之一,深感安慰:「我哋呢代人經歷過六四,嗰時啲大學生做咗好多嘢,犧牲應有嘅享受同生活,你可以話最終冇成果,但確實喚醒咗好多人」。

嚴敏華:重遇戰友恍如隔世

除了朱偉聰,另一在東北案中被判監的嚴敏華,亦選擇不保釋,她在獄中所寫的「家書」中就解釋,擔心上訴失敗後要再入獄「找數」,屆時或要拖到2019年才服刑完畢。她稱上月在法庭再見到12位同案同志,感覺恍如隔世,亦聽到法庭外傳入的聲音,多謝庭內庭外的支持者,「上囚車來時是陰雨綿綿,返監獄時卻是彩雲相送,猶如你們的心意,美麗、動人」。
嚴敏華上月底分別寄信給媽媽和戰友,她憶述上月14日出席上訴庭,法庭處理東北案上訴至終審法院的申請。她當日清晨6時便收到通知,要執拾細軟上庭,惟有狼狽將所有家當帶走,包括用獄中工錢購買的30多包餅乾零食,還有10本書和464張信件。她自嘲上囚車時,自己雙手鎖上手扣又要拖着裝滿家當的大膠袋,有種周星馳電影的感覺。
嚴在法庭重見東北案12人,她慨嘆:「真是恍如隔世!即使坐在犯人欄後,亦感到撲面而來的熱情!」她與戰友聊天,例如周豁然分享囚友會一邊唱歌、一邊跳大媽舞,何潔泓的囚友則較多安靜看書。「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本是如此思念各位。」她指短暫離開監獄似放風,身體很累,心情卻很高興,但覺彩雲相送,感覺既美麗又動人。
■記者呂麗嬋、潘柏林

相關新聞:抗爭命運共同體黃之鋒:打場最好復仇戰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