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19日

請羅致光勿將見招拆招當規劃
(立法會議員 邵家臻) - 邵家臻

羅致光被指忽略社會福利制度的策略規劃,當局僅在政策上補漏拾遺。資料圖片

CK:
這幾天氣溫急降,之前亦見你因病未能在會議中發言,希望你保重身體!你一直是政府的得力助手,由此至終為政府保駕護航,若果因事而未能為政府工作,實是香港政府的一大損失。
我說的不只是你由今年開始成為勞福局局長,成為政策「話事人」;而是你不論在大學做教授,或是在立法會做社福界議員,都是扮演政府「改革香港社會福利政策」的「大腦」角色。由大大小小的推動社會服務「市場化」之顧問研究,到2000年更代表社福業界支持整筆過撥款制度,到近年你成為關愛基金主席,協助政府補漏拾遺;就是眼前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也是你以學者身份有份撰寫的。我還記得,你如何運用數學天賦,將服務需求率、服務規劃比例等數字玩弄於股掌之中。不是說,你就是問題本身,但以你在社福界的特殊經歷和位置,若果香港社會福利政策有任何制度之惡的話,你都不能一句干卿底事了之。
今天的問題是,你作為香港社會福利制度的重要人物,竟不斷說「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或「康復服務計劃方案」就是「社會福利長遠規劃」,還責怪人家不看文件,這真叫人憤怒透頂。當年殖民地政府做社會福利規劃推「五年計劃」模式,以白皮書形式訂立具體社會福利服務目標,之後就計劃定期檢討。據悉,推行期間政府與非政府機構以夥伴關係互動,在五年計劃的周期內不斷地諮詢、修改、收取公眾意見、再修訂、落實和評估。自1999年後,政府已不再採用「五年計劃」這個做法,換來的是個別的、毫無具體目標的,欠缺具體落實時間表的「服務檢討」,以及頭痛醫頭的「彈性規劃」。
正因為沒有了周期性、制度性、跨部門的規劃機制,安老服務及康復服務的整體規劃已停止了超過十年,現時兩個計劃方案都是民間不停地爭取的成果;其他各種與香港社會福利制度相關範疇的規劃,如安全網的檢討、家庭結構變化下的福利制度配套、青年成長等全盤的中期或長期規劃或檢視,依然是遙遙無期。看來你早已習慣了「見招拆招」,接受了「新資本主義的文化」(詳見Richard Sennett的《The Culture of the New Capitalism》),只着眼經濟發展和財政紀律,而不喜歡在社會福利制度上實實在在做策略規劃(strategic planning)了吧。
近日立法會變天,我作為議員既要處理政府硬推一地兩檢,又要應付建制派與政府合謀的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以致掛一漏萬,沒有背好每一項安老服務計劃方案建議,引致你需要費神撰文提醒,真是不好意思。然而,你的網誌也引起我的好奇心,翻查社會福利署在2000年發表的《整筆撥款資助制度手冊(第二版)》,裏面第6點指出「在衞生福利局的帶領和督導下,當局正在推行一項綜合及具前瞻性的規劃大綱,其中包括長遠的策略方向、針對各項計劃範圍及服務發展的中期計劃……策略方向本來是要為香港社會福利長遠發展方向定下藍圖,要向公眾展示社會福利服務的優次、公帑的相應性換配」。究竟這個當年政府對社福界的承諾現在有沒有實現呢?我只見政府不斷地「補漏拾遺」,卻不見有優次和公帑換配。
局長,對於這方面你又可有留意呢?
KC

邵家臻
立法會議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