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7日

港獨派要面對現實
(自由撰稿人 堂前燕) - 堂前燕

梁天琦於去年立法會補選獲六萬多票,但一年多過後,本土派的聲勢明顯下跌。資料圖片

到底黃台仰棄保潛逃外地是想引爆另一場政治風暴繼而反攻香港,還是純粹作為膽怯的年輕人慌亂地逃亡?答案大概不難,但這樣說不是要揶揄嘲笑,或是為他辯護,而是想以作為曾經憧憬港獨的一分子,在熱潮退卻以後,再回看這個運動。當然,我不能代表整個群體。
令我頗為出奇的是,原來建制、泛民和獨派三分天下的豪言和那場聲勢浩大的獨派集會並不遙遠。是的,僅僅就在去年夏天,那時獨派氣勢如虹,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但至少那時候我是滿懷希望和熱情的,這沒有甚麼好否認。甚至乎,有些人是覺得自己可以為了港獨事業付上生命和自由的代價,所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借用這句話的黃台仰,後來有了黃瓦全的花名以嘲諷他的懦弱。
現實很殘酷,後來我們發現,原來除了一千幾百捐款和十日八日的無償義工以外,我們當中很多人連一條毛也不願意付出──是的,獨派的口號和目標很激烈,但實行時,我們當中沒有多少人願意成為犧牲的角色。馬後炮去看,整個運動當時太情緒化,太多激情,太少理性,太多口號,還有太遠大甚至現在看起來很虛妄的目標。我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政治,就像每個年輕人低估了生活一樣。或者說,在政治面前,我們都太年輕、太幼稚,儘管成熟不一定就是改變立場,但不面對失敗,大概就永遠也不能成長。
我們嘲笑左翼的苦行和集會合唱,看不起他們的理想主義,但與此同時卻開始自己的造神運動,把一個個運動領袖吹捧拔高到他們不能承受的高處。然後每次隨着那個領袖達不到高遠得不切實際的目標後,就任他墜落,繼而尋找下一個造神的對象。
運動開始慢慢變質,我們不再聚焦於達成了甚麼,而是誰喊出了甚麼口號。這慢慢陷入了死胡同,新的組織喊出更激進同時也更難達成的口號來爭取支持,同時我們以自己屬於更激進的組織為資本去鄙視目標更保守的人,而支撐這一切的,很遺憾的,是一張張並不能兌現的空頭支票。
因為與玉碎宣言的落差,懦弱的黃台仰在網絡上受盡嘲笑,他作為運動曾經的領導層,這結果並不冤枉,只是我有種我們是在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覺,畢竟政治作為群眾運動,雖然有分主次,但總不能勝利時就拚命搶奪光環,一旦失敗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堂前燕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