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5日

請聲援曾在獅城聲援佔中的范國瀚
(自由撰稿人 閻靖靖) - 閻靖靖

新加坡社運人士范國瀚被指多次在未經許可下舉辦集會而被起訴。互聯網

范國瀚是誰?他就是Jolovan Wham。如果你聽說過,2014年10月1日,曾有400餘名新加坡人舉辦集會,點亮燭光並齊聲高唱《海闊天空》,聲援香港雨傘運動,那次聲援活動,就是Jolovan辦的。
如果你聽說過,黃之鋒因為Skype視頻參與新加坡的一次研討會,而負責人被控「未事先向警方申請許可」,那次研討會就是Jolovan辦的。
如果你聽說過,有一群新加坡人在地鐵車廂裏手捧〈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 新書靜默閱讀,有些甚至黑布蒙眼,紀念三十年前「光譜行動」中遭受政治打壓的人,那次沉默抗議就是Jolovan辦的。
如果你聽說過,有些在新加坡工作的馬來西亞人因為聲援祖國的Bersih(要求杜絕選舉舞弊的民主運動)而遭移民局取消工作簽證,曾有新加坡人在芳林公園組織集會,為他們發聲,那場活動也是Jolovan辦的,並且他還是少數強調非本國公民在新加坡亦應享有言論自由的新加坡人。
2010年,我曾在新加坡訪問過他,向他請教中國籍勞工在新加坡的狀況與困境──Jolovan長年從事外籍勞工救助,他所服務的H.O.M.E.曾為數不清的外勞提供過住宿、膳食、醫療和法律援助。他對各類案例瞭若指掌,如數家珍。他的Instagram上,常常見到他與各種膚色的勞工在一起聚會、慶祝各族節日。
對,就是「那個」Jolovan。這些年我們聽說的絕大多數新加坡社運和勞工維權,基本上都有他參與。11月28日,他因屢次「非法」組織集會,遭警方逮捕,29日被起訴多項控罪。與香港、台灣的社運環境不同,新加坡政府一旦決定起訴異議者,接下來的劇情往往是狂風掃落葉一般嚴酷,最近的例子是Amos Yee(余澎杉),因製作Youtube短片被判罪的少年,目前流亡美國。所以,黃之鋒在香港坐牢之後能保釋出來,繼續活躍在社運前線,這種預期恐怕並不適用於新加坡。
聽說Jolovan遭起訴,我聯想到的是許志永。許志永是中國的維權律師和憲政學者,一直致力推動中國人權發展,挑戰收容遣送制度、調查上訪村和黑監獄、代理毒奶粉受害家屬的訴訟、發起新公民運動。2013年,他因倡導教育平權的街頭行動遭逮捕,被控聚眾擾亂公眾場所秩序,次年被判入獄四年,今年7月刑滿出獄。

社運人士買少見少

許志永和Jolovan同樣在為「低端人口」爭取正當權益,同樣為人權公義勇於發聲,也同樣是用最溫和無害的方式表達訴求,卻遭到可怖的打壓。想到許志永和其他繫獄的中國維權律師,我的心情總是十分沉重,因為他們在為社會做正義的事,卻付出慘重的個人代價。
中國的維權律師已近萬馬齊喑,新加坡的社運人士也買少見少。Jolovan實實在在地幫助勞工,所組織的「非法」集會,也體現出更廣闊的社會關懷和普世價值。作為一位值得敬重的社運鬥士,他理應得到更多的關注與支持。假如新加坡少了Jolovan Wham,亞洲其他地方的公民社會,譬如香港的雨傘運動和馬來西亞的Bersih,都將失去一位堅定的守望相助者,遭受損失的將不止是新加坡。

閻靖靖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