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3日

【聽我講...】曾飲洗頭水自殺
廢青變動畫大師的自白

鄧日昇的人生,就如過山車。曾幾何時,他是家住千呎獨立屋的富二代,97經歷父親生意失敗破產,家裡欠下巨債,輕生死唔去,拚博成為動畫師,曾參與製作過《功夫》、《忍者龜》及《阿童木》等大製作,嘗過時代的甜頭;也經歷過科網爆破,一無所有。一年前加入社企「樂言社」(Act Plus)擔任總幹事,繼續創作之餘,也透過教育基金開辦課程,針對徘徊十字路口的年輕人,培訓新力軍。「我都沉過,明白嗰種無力感」。千帆過盡,這個80後,走過高山低谷,才不過35歲。

記者 呂麗嬋

動畫、手遊,廣告...17歲入行,由傳統網頁設計到參與製作國際級動畫電影,百足咁多抓,鄧日昇習慣在年輕人的世界打滾,但在「咩都要快」的新時代,他偏偏不信即食。「一畢業就想自己話事,人人要做KOL,我唔敢話一定唔得,但冇基礎,可以好短暫」。拿着手機單人匹馬拍微電影直播真人騷創造神話的故事,應驗了Andy Warhol「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的預言,一段越洋氹女友的短片一夜爆紅,點擊率爆燈,同一條橋翻炒氹阿媽又如何?

他自言是紅褲子出身,重創意,愛動畫影像,相信行行出狀元,但偏偏不信即食打天才波這一套。「要拍好一段達國際水平的製作,係要專業技術,加成個團隊配合」。以為好簡單,以為好叻,鄧日昇直言只因自我中心到一個點:看不到天外其實有天。他看到、他知道,只因習慣折翼、習慣由零開始,習慣在競爭激烈的市場打滾。「冇人可以靠,惟有靠自己」。爸爸是成功的貿易商人,曾幾何時,他以為可以「靠父幹」靠一世,「一日到黑去玩,零用錢多到使唔晒」。

97主權移交,是香港人命運的分水嶺,鄧日昇卻在那一年,由天堂墮進地獄。那年,他15歲,富爸爸投資失利,欠下巨債失蹤,剩下他與媽媽及妹妹,債主臨門,門外盡是追討欠債還錢的紅油。一夜間,由千呎獨立屋躲進50呎劏房,世界變了天。「我應該係第一代廢青!」他自嘲苦笑。失學失業、沒生活技能,天光等天黑的日子,他過了大半年。「試過飲洗頭水搞到入醫院洗胃,想跳樓又唔敢……嗰時問自己係咪要咁落去」。

死不了,就要想怎樣生存。「嗰時喺大角咀啲劏房住,樓下有間茶餐廳,我問個老闆:幫你哋送外賣,你唔使俾人工我,俾兩個飯盒我得唔得?」送外賣賺飯盒,讓他渡過最艱難的時間。16歲的天空,一片灰色,他思前想後,研究自己有甚麼專長,想起父親未破產前,自己最鍾意打機畫公仔,一星期又會睇4、5套戲,自覺有橋有點子,千辛萬苦,找到份設計學徒的工作。「設計最好嘅地方,係唔使你讀書好叻,嗰時喺灣仔返工,附近有間Page One(書店),好多設計嘅書,放工就去打書釘,睇人哋啲作品」。

就是命不該絕,他遇到好上司,教他設計網頁,又鼓勵他修讀城大校外進修課程。「除非諗住等死,否則就要加倍拼搏」。沒日沒夜工作,追回失去的時間,由設計平面小單張,到為上市公司設計網頁;由灣仔的公司做到在中環中心上班,人工三級跳,他甚至早着先機,在電腦動畫方興未艾之時,已投入創作。他直言,那是一個你相信只要肯搏便有機會的年代,所以,就算後來又得由零開始,他也沒少年時代的慌張。

「科網爆破,係我人生第二個關,工作丟了,連freelance都冇,嗰時妹妹仲要染上怪病,發燒唔退長年住院……」他由明日之星再次急速墮地,甚至曾短暫申請綜援渡日。「唔係講笑,真係做咗一年補習天王嘅跟班,後來搵到工(加入意馬國際任技術總監),城大又請咗我做講師,經濟先叫做慢慢好轉」。過山車似的人生,記者聽着抹一把汗,他卻說得雲淡清風。

「所以我信人生係場耐力賽,捱過最低谷,就有希望」。在意馬任總監期間,他獲邀參與時任商台副主席俞琤構思推出的天比高伙伴計劃,透過馬會資助,培訓年輕創作人,甚至落區到天水圍辦課程。「睇到佢哋,就好似睇番昔日嘅自己,天比高嘅模式係好有意思,有實務培訓、有社工支援,但要平衡到係高難度,年輕人如未達專業水平,要喺市場競爭賺到錢係幾困難,但確實有需要,亦好有挑戰性」。雙方一拍即合,索性轉工加入,成為全職導師。

計劃歷時7年,2015年散檔後各有發展,林日曦轉搞《100毛》,鄧日昇翌年帶着旗下8人動畫師班底,加入樂言社,繼續未竟之志。「唔係個個人都適合讀書,呢行冇專業資格門檻,你嘅作品好唔好,一睇就知」。樂言社靠慈善基金運作、也是即將舉行全城街馬的受惠機構之一,辦公室位於荃灣,千呎單位,除兩個小辦公室,全部打通用做課室。

入讀的年輕人來自五湖四海,有父弟雙亡獨個住進「豬欄劏房」的小男生,也有生自暴力家庭的少女,更多的是站在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從的年輕人。「我成日話,呢度就好似急症室,幫佢哋止吓血,然後陪佢哋一齊行。好多年輕人好有潛質,你只要扶佢一把就行得好快」。他指社企共分兩部份,一部份主力培訓年輕人基礎技術,另一部份就面向市場,接拍商業製作。

由專業團隊帶領學員完成的作品,包括動畫奶粉廣告,又為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和香港街馬等拍宣傳短片等。21歲的林霆峰,是樂言社的學員,來自單親家庭的他,與婆婆及媽媽住在天水圍,「呢度令我知道,原來仲有好多可能性。」鄧日昇始終相信,環境再惡劣仍有夢可尋。「我都沉過,明白嗰種無力感,但只要唔放棄,一定有機會」。大抵正正是這股「難聽過粗口」的正能量,讓他走出低谷吧?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