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2月01日

東西南北:《追捕》那一個時代(安裕) - 安裕

1976年的日本電影《追捕》,原名是《你涉過憤怒的河》。互聯網

吳宇森的電影《追捕》廣泛受到注目,其中一個說法,相信便是1978年在中國公映的同名日本電影《追捕》的緣故。不過,拍成於1976年的日本電影《追捕》,原名並非如此,而是有點繞口的《你涉過憤怒的河》,是大映與永田製作合作拍攝,根據西村壽行同名小說改編,佐藤純彌執導。1978年,日本一批電影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兩年後的中國公開放映,當中包括高倉健、原田芳雄、中野良子合演的《追捕》。2015年10月,東京國際電影節期間舉行高倉健回顧展,《追捕》三大主角,如今在世的只有中野良子,她在會上談到當年的種種往事。當日的新聞提到,《追捕》在中國有8億人次觀看。根據資料記載,1978年中國全國人口是9.6億。
觀影民眾佔中國人口如此巨大比例,無疑高倉健的《追捕》在中國上了年紀的一群,或者是親身經歷七十年代文革以至改革開放的一代,在他們的人生旅程佔據一個難以取代的重要位置。論到電影技巧,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影評人也許會認為《追捕》節奏比較緩慢;對部份觀眾來說,一些內容像旅遊紀錄片,尤其是高倉健到北海道追蹤疑人的畫面,當地風光似多於其他。至於在中國公映時配上普通話,如今再看,話劇味道濃烈,若是聽慣港式與台式配音,未免會覺得有些裝腔作勢,某些場口更可能看得懨懨欲睡。不過,在文化大革命人性泯滅的十年、「階級鬥爭為綱」籠罩神州過後的短暫心靈清空年代,《追捕》帶來的巨大思想衝擊,卻不是拍攝技巧與畫面內容所能代替。固然,高倉健、原田芳雄和中野良子令到看厭樣板戲的中國民眾眼前一亮,日本的繁盛亦使人為之目眩,但真正的衝擊不是這些。

道出人性與法制的社會本質

《追捕》故事梗概圍繞高倉健飾演的檢察官杜丘冬人、原田芳雄飾的警視廳警官矢村,以及中野良子飾演的北海道牧場場主的女兒真由美。故事開始,杜丘冬人被誣告盜竊與強姦,他的朋友矢村負責接辦案件,調查途中杜丘冬人逃脫,從此展開漫長的追捕與被追捕過程。到了最後,當然是水落石出,好人得直,壞人正法。本來,這類介乎荷里活「公路電影」與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合成作品,在片種當中並不算是罕見,差別或許只是在於導演的表達手法或演員的演繹功力。但是在1978年的中國,《追捕》帶來的除了打開竹幕大門之後初睹世界的經驗,更是對人性和制度反省的巨大震撼,該片擁有在那一特定時空遠超作為一種觀賞娛樂的功能:人與人的關係不是只有政治價值,而是人類善良的本質與不分階級的同理心;另外,電影亦指出只要制度一日堅實存在,最終被誣告的人必將得回清白,誣告別人的勢將面對法律制裁。
這些道理,今天再提難免讓人覺得老生常談,但時空置換回到1978年的中國,片中的制度與文化帶來的社會心靈騷動,遠非40年後的今天可以完全明白。那段時候的中國,是文化大革命人鬥人年代結束之後喘一口氣的休養生息時刻,外國通訊社攝影記者鏡頭下的中國是這樣的:理髮店內,婦女頭上是大堆電線的舊式電髮器具,縱是黑白照片,亦能看到臉上發自內心的微笑;政治運動終成過去,個人崇拜在權威解體後成為棄如敝屣的殘餘。《追捕》適逢其會,在這扇剛打開面向世界的窗戶進入中國,不僅帶來朝向世界的視野,更重要的是道出了人性與法制這兩種曾經匱乏的社會本質。這是田坂啟與佐藤純彌合力撰寫劇本時意想不到的結果:這部當年日本《電影旬報》排名第18的電影,對一海之隔的鄰國8億人次觀眾的震動,在他們離開漆黑的戲院之後乃至數十年後的今天,餘波仍然深深震撼,久久揮之不去。
瀏覽中國各地網民留言,吳宇森的《追捕》喚起人們對昔日《追捕》的懷緬和追憶。不過,與其說人們想起的是片中高倉健的剛強不屈、矢村的正直不阿,或是中野良子甚至倍賞美津子角色,毋寧說是回憶那個年代大亂之後對未來的美好期許也許更準確。之後,在此一座標下把視角逐漸推進,像鏡子那樣映照這四十年之路,反省自身、人性、法治、制度、權威主義。也在這四十年間,民智開始變化,個人與集體之間的杆格持續進行,中間有坦途也有崎嶇。高倉健2014年去世,中國影迷的集體回憶,幾乎都是聚焦談論《追捕》帶給他們的衝擊,皮相之談的論及衣服裝束,沉澱其中的談到法治意識。世代不同,當然得出不一樣的影像,然而回想當年那夜戲院的回家路上想了些甚麼,內心衝擊如寒天飲冷水點滴在心頭,那是對自己這幾十年歷程的補遺。
事實上,發生在《追捕》片中的情節不算罕見,包括當中稍稍觸及的日本政治,在七十年代的日本來說並非大膽之作。但是當編劇認為應是自然而然的法治及公義並且把它寫進劇本當中時,想不到電影在公映兩年後在中國上畫引起巨大共鳴,引起的深層反思,比起同一時代的《幸福黃手絹》和稍後轟動全國的美國電視片集《大西洋底來的人》更為沉重深入;與3年後上映的中日兩國合拍、亦是佐藤純彌合作執導,歌頌中日永遠友好的《一盤沒有下完的棋》相比,更能經得起歲月沖刷和現實考驗。回首這些日子,說不上那是《追捕》編導演各人能力超卓,而是那是一個亟其需要反思的時代,卻很恰巧地,這部電影完全切中那個時代中國民眾的需要。

安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