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9日

「人死咗只係臭皮囊」
殯儀師一句話 母捐兒器官救5人

【本報訊】眼看逝世至親的軀體逐漸冰冷,傷痛未完還要為死者是否捐器官作決定,理性與感情間這一步往往難以踏出。2014年痛失愛兒的梁太,全靠與殯儀師傅通電話跨過鴻溝,掃除「死無全屍」能否一路好走的陰霾;丈夫突離開的童太,則有幸以器官受贈者的親身經歷,延續亡夫大愛。瑪麗醫院為推廣器官捐贈,特設「愛心樹」,表揚捐贈者無私精神。如果器官捐贈是給予垂死掙扎的生命一絲希望,那麼「保留全屍」的意義又是甚麼?
記者:袁楚雙

相關新聞:逾2,000人輪候 僅57宗捐贈

瑪麗醫院主座一樓角落新「種」一棵「愛心樹」,蝴蝶飛舞與彩色長椅,是院方藉以改變器官捐贈既死亡又黑暗的刻板印象。梁太坐在長椅上憶述愛兒維維,3年過去仍然熱淚盈眶。維維2014年去逝時僅22歲,剛畢業來不及享受美好人生,便被基因遺傳心臟病引發心衰竭,苦苦候心4個月不果,最終腦幹死亡。
護士詢問她是否願意讓兒子捐贈器官,梁太早知兒子心願表示同意,但梁父念念不忘:「我唔捨得佢走,點解唔畀多少少時間我?」丈夫猶豫也叫梁太卻步,「做父母或子女嘅,家人走咗都想佢哋一路好走」,擔心維維會走得「唔安樂」,梁太於是致電殯儀師傅諮詢意見,「佢話『唔會,你幫佢做善事仲好!人死咗只不過係個臭皮囊』」。
梁太形容,這次通電話猶如心靈上慰藉,令夫婦安心盡捐維維的有用器官,最終幫助了5人,「如果唔係樹哥(殯儀師傅)話冇影響,可能我老公都唔會捐(兒子器官)」。

婦受贈續命 幫亡夫遺愛

同年,童太丈夫腦中風驟然離世,童太也有猶豫:「當時未接受到(丈夫去世)事實,仲要去做(器官捐贈)決定。」心亂如麻決定問兒子,最終因童太也是器官受贈者,令母子決定幫童父遺愛人間。
童太2000年起因腎病接受每日3次、每次1小時洗肚治療,直到2010年兒子生日當天,終獲合適腎臟移植。她感慨指,洗腎過程非常辛苦,全靠丈夫無比支持,成為她生存下去的動力。其子童先生說如非媽媽曾經受惠,捐器官與否或有不同結果:「腦幹死亡要好快決定,當一個人去世,既然火化咩都冇晒,點解唔幫吓人?」
國際插花藝術學校校長黃源喜曾為不少城中名人佈置靈堂,他指顧客中平均也有三成人願意為先人捐贈器官,「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喎!」他指所謂「死無全屍」只是迷信,實質是咒罵一些人壞事做盡「要斬開佢十碌八碌」,而非肉體軀殼應否保留:「正如世界上有冇鬼吖?心中冇鬼咪唔會有鬼囉。」
醫管局主席梁智仁指出,愛心樹地標為了感謝家屬及捐贈者的無私大愛、醫護團隊努力延續新生命,以及肩負起教育公眾的責任,指樹幹延伸無數分支,猶如器官捐贈者成就了無數生命和家庭重聚,他祝願愛心樹茁壯成長,在社會「種下」器官移植所帶來的愛、希望和喜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