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0日

辯稱揮棍「鞭」打點到即止

【本報訊】朱經緯除了不同意事主鄭仲恒稱被擊中頸後外,亦強調他揮警棍的動作看上去「好快好狠」,但力度其實是「點到即止」,更歸咎鄭上身傾向警方,感覺在挑戰警員,才用警棍打其背脊。對於片段拍到他曾向4名人士施用警棍,朱謂打擊只為「裝腔作勢,要畀啲壓力佢離開」,「你睇到佢哋反應都冇」,另一人向後跌跟他無關,那人是他揮棍前被其他警員用手及盾牌推。
朱經緯昨指警員「掹棍」保護自己,應付封路後情緒趨高漲的人群。主任裁判官錢禮要求澄清,有沒有警員以警棍打人,朱起初說「冇」,後來補充「就我所見冇,我睇唔晒成個場」。

相關新聞:「根本分唔到邊個係行人」

若打頸或「退唔到休」

辯方播放新聞片段,要求朱解釋他先後對4名人士使用警棍的原因。朱表示人群隊頭經他驅散後已很快散開,而這4人位處隊尾,當他掃蕩折返時,看到其中3人「差唔多唔願行」,他視這班人為「不願或抗拒離開」,「整個驅散行動,節奏至為重要」,他擔心影響節奏,故出動警棍。
朱指首二人他只是打到背囊,「你睇到佢哋反應都冇」,他兩次打擊均是「裝腔作勢,要畀啲壓力佢離開」。錢官要求再播放片段,反問第三人中棍後「成個人向後跌,踎在地上,不是嗎?」朱急着澄清,幾乎整個人站起作供,他指揮棍前,有警員以手及盾牌推這人,朱的警棍最終則落在這人腰間,很多警員對他使用武力,可見這人明顯抗拒離開。朱又稱打擊技巧叫「whipping(鞭)」,即「棍頭打到佢少少,動作看似好快,但好輕力」
至於鄭仲恒,朱指看到鄭對警員作出「侵略性動作」,即上身突然向右傾,面上又帶着表情,朱認為鄭挑戰警員。朱稱自己力度中等,動作看似很快很狠,但點到即止;他不可能出盡全力,因「我知支棍好硬,會造成一定傷害」。錢官問朱有否打鄭,是否認為鄭作出侵略行為,朱承認,但稱只會打鄭背脊,因警方不准使用「致命武力」;他亦稱不會冒險打頸,因若打頸「可能喺高等法院受審,永遠退唔到休」。
■記者歐陽聯發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