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0日

朱經緯稱倘早知被控「寧畀佢哋佔馬路」
甚至申豁免參與反佔中行動

【朱經緯案】
【本報訊】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指於傘運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昨繼續自辯,形容當時面對大量「兇暴」群眾埋身,故他亦如同現場其他警員一樣「掹咗支警棍喺手」,強調使用警棍是合法、並且是當時唯一可行做法。惟當他的大狀特意問他對事件有否感後悔時,他自言若早知因執勤而要上庭為自己辯護,「寧願佢哋當日要佔馬路,就畀佢哋佔馬路」,甚至揚言當初應向上級申請豁免參與整個反佔中行動。他又謂「無論我有冇政治立場,我當更嘅時候都係中立」,而且「對所有佔領運動嘅人冇仇」。
記者:楊家樂 歐陽聯發

服務警界35年、現年57歲的被告朱經緯繼續作供,指2014年11月26日案發當晚於旺角執勤時,「好多嘅衝突,需要使用武力去恢復秩序」,但按照警方術語,當時人群性質仍屬「passive aggression(消極性攻擊)」。
鑑於現場群眾不斷聚集,越來越難控制,警方晚上10時決定封閉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三個行人過路處,「防止現場有更大嘅亂子」。詎料封路後群眾情緒變得越來越高漲,人群性質頓變成「active aggression(積極性攻擊)」。

相關新聞:辯稱揮棍「鞭」打點到即止

稱未作指示已有警員揮棍

朱指當時警方集中應付分別位於惠豐中心外、匯豐大廈外,及西洋菜南街與亞皆老街交界的三大人群,晚上10時20分,三大人群同時起哄。至10時30分,一名下屬急步衝向正在惠豐中心外執勤的朱,報稱上海商業銀行那邊「出咗事」,朱始發現該處「密密麻麻都係人」。朱指四堆人群「唔知係咪夾埋,但事後睇返,相信會係」。
朱眼見該處警力薄弱,即時帶領約20名下屬往增援,但他還未及作出指示,「前線就有警員拎出警棍揮舞,佢哋自發性咁樣使用咗警棍」,相信同袍出於擔心自身安全,「佢哋面對嘅幾百人,雖然唔係全部、但係大部份都係比較兇暴,壓埋嚟」。朱亦「第一時間掹咗支警棍喺手,做一個戒備」。
朱直指當時評估形勢必須以武力驅散人群,而使用警棍是唯一有效方法。朱解釋,除了使用警棍,當時他只得兩種選擇。其一是胡椒噴霧,惟根據經驗「用嚟驅散根本冇效果」,除非配合警棍;加上由於雙方距離太近,「會造成交叉感染」,或令現場人士需要即時接受急救,與驅散原意相反。
另一選擇是赤手空拳,使用膝撞、飛踭或壓點控制術等,惟朱指「對住咁嘅人數、咁樣嘅人,當然唔會用空手啦」。
朱強調,現場群眾已干犯行為不檢、阻差辦公、參與非法集會等罪行,明顯破壞社會安寧,《公安條例》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已賦予他權力使用武力,防止或阻止罪案發生,「我決定行使武力前,真誠相信如果唔使用武力,冇辦法達成合法驅散」。
臨近自辯尾聲,朱的代表大狀彭彼得指本案距離朱退休前休假僅三周,問他有否後悔。朱稍頓後回答:「如果我知道我因為執行職務個結果,係好似今日咁要坐喺度為我自己辯護……如果可以有得揀,我寧願佢哋當日要佔馬路,就畀佢哋佔馬路;或者我應該向警察部申請唔好參與日峯行動,因為距離我退休只係幾個月。」

「對所有佔領運動嘅人冇仇」

朱強調:「唔好唔記得,我𠵱家俾人影到我所謂襲擊佢,我強調『所謂襲擊』,係因為呢啲係報章講嘅,發生喺旺角街頭,周圍有好多記者,好多攝錄機。」
被問到政治立場,朱謂:「無論我有冇政治立場,我當更嘅時候都係中立。我對所有佔領運動嘅人冇仇。我所關心嘅,只係喺我當更嗰陣行動嘅底線、法律嘅底線、同埋社會秩序有冇被越過。」他堅稱在整個驅散行動中,他與同袍使用武力時「都係好克制」。聆訊今續,朱將接受控方盤問。
案件編號:ESCC1912/17

相關新聞:「根本分唔到邊個係行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