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11月06日

世道人生:
悲傷之牆

12,144
■1922-1953年斯大林統治期間,因集體農業造成的饑荒及大清洗政策所導致的非正常死亡數字達2,300萬。圖為斯大林像。

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習近平說:「一百年前,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先進分子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科學真理中看到了解決中國問題的出路。」
明天是俄國十月革命的100周年。100年前蘇聯新政權成立之初,備受全球知識分子讚美,包括中國當時的著名學者、作家,甚至後來反共的胡適在內。然而,詩人徐志摩,卻在1925年到蘇聯旅行後,回國在《晨報副刊》寫下這樣一段話:「他們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實現的,但在現世界與那天堂的中間卻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泅得過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們決定先實現那血海。」
接下來那六七十年,蘇聯果然在實現那血海。據統計,在1922-1953年斯大林統治期間,因集體農業造成的饑荒及大清洗政策所導致的非正常死亡數字達2,300萬。這血海真夠龐大。斯大林的名言是: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是一個數字。
蘇聯於1991年解體,結束了共產政權,又經過四分一世紀,到了十月革命100周年的前夕,即一周前的10月30日,在莫斯科樹立了一個巨大的青銅雕塑,名叫「悲傷之牆」。紀念碑整體是一座弧形的牆,形似一把巨大的鐮刀,由許多參差不齊、面目不清的人形構成,極具震撼力。設計者是雕塑家弗蘭古梁(Georgy Frangulyan),他說,這個設計的含義是,一個壓迫性的國家機器像割草一樣扼殺了許多無辜的受害者。在牆中間有一些縫隙,他希望人們能夠走進去,用自己的肩膀親身感受歷史的重壓。「它表現的是情感,是恐懼和憂慮,它描繪的是所有那些被無情抹去的生命。」
儘管近年普京為了鼓動俄羅斯的民族主義,故意淡化斯大林的殘暴,但他仍然在「悲傷之牆」的立碑儀式中說:「已經25年了……對於我們所有人,對於未來的世代來說,了解並記住我們歷史上這一悲慘時期是非常重要的,當時各個階層、全體人民……都遭遇了殘酷的迫害……每個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幾百萬人被控為『人民的敵人』,被槍斃或遭受精神折磨,飽受監獄、集中營和流放之苦。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
在近年國際媒體的「世界十大魔頭」的排名中,斯大林只是排在第二位。排第一的是天安門仍然掛着他的頭像的毛澤東。習近平在十九大說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原話就是毛澤東說的。據統計,在毛的施政下,因各次政治運動和大躍進造成的饑荒,非正常死亡人數共達4,900萬-7,800萬。這個血污海比斯大林所製造的大好幾倍。
在俄羅斯,樹立了「悲傷之牆」,至少意味對過去那段濫殺無辜暴行的否定。弗蘭古梁說:「總會有些人不想承認過去的歷史,但我希望有了這個紀念碑,這種人將會越來越少。」
而這「一聲炮響」給中國帶來的血污暴行,卻至今沒有否定。不,其實還在肯定,因此恐怕還在擴大中吧。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壹週刊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