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03日

沒有檔案法 奢談近代史
(時事評論員 馮志豪) - 馮志豪

雨傘運動後,政府銷毀大量文件,對日後還原政府的決策真相有很大影響。資料圖片

早前教育局在傳媒簡報會中,表示初中中史科的課程修訂,比現時的課綱增加了「香港發展」的部份,約佔課程的10%。當被問到為何香港部份不提六七、六四等題材時,主事人只表示那些是「雞毛蒜皮」的事或反問「六七年嘅時候,你喺邊度呢吓?歷史靠回憶嘅寫法,唔係我哋嘅寫法,唔係我
哋𠵱家訂立課綱嘅標準」。

研習歷史絕不應是為了灌輸甚麼政治思想,司馬遷《報任安書》上有說:「網羅天下放失舊聞,考之行事,稽其成敗興壞之理,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通古知今實為治史之要,成為後世史學家奉為圭臬而傳衍至今。所以將學習中史當成政治任務實非恰當,而且史公亦強調要收集不同的資料以作考量,對歷史的討論,就是從一些過去的碎片去整理執拾,去建構歷史的畫面,歷史檔案就正正是過去的一些集體碎片,而非回憶和經歷。

可是香港至今,仍然沒有《檔案法》,若是要研究中史科的「香港發展」部份,好些史料根本沒有官方的公開資料以作補充,所以才會有以上的反唇相譏之情況。據報道,香港在2012至2016年期間,政府各部門共銷毀了相當於488幢環球貿易大廈高度的檔案,其中六七事件仍在香港政府的檔案中散失、影像不全,究竟是有心人將之銷毀或是因為工作混亂則無從稽考。但是在英國國家檔案館仍然可以找到大量資料,甚至香港政府與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官員的通訊對談也可找到。

全球現時有百多個國家或地區設有《檔案法》或《資訊自由法》,亞洲就有中國、台灣、澳門、新加坡等,本港是例外。若沒有足夠的政府材料,只靠其他途徑得到的畫面,將難以進行歷史研究,甚至造成香港歷史的留白危機。研究50年前的六七事件,可以靠英國解封的文件看到端倪,若是在50年後研究香港的雨傘運動,不要忘記那年香港政府銷毀了4.2億張紙的檔案,成為十年來檔案毀滅數量最多的一年,屆時還有甚麼官方歷史可尋?

沒有《檔案法》,談近代史也是徒然。林鄭月娥在競選時曾承諾當選的話會訂立檔案法,諸公就拭目以待。

馮志豪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