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01日

良心老師難敵流氓組織
(傳媒工作者 巴喬) - 巴喬

早前一中學通識科試題提及七警及警察集會事件,被愛國組織上綱上線批鬥。資料圖片

前日教育局就修訂初中中史課程諮詢公佈課程大綱,在記者會上被追問為何未有提及六七暴動、六四等事件,負責課程修訂的專責委員會主席梁元生回應指他親身經歷過六七暴動,自己不會遺忘,但以回憶去寫歷史不符標準云云。
回想當年我的高中中史課堂,老師正講述中國改革開放、深圳是首個經濟特區云云,中史科考核的範圍資料多又沉悶,由夏商周到民國建立都有,反正就是背背背,但不打緊,還有15分鐘就下課了。突然,老師說要談一下六四,然後就蓋上了課本(畢竟市面上有記載六四事件的教科書不多),自說自話了15分鐘,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學校了解到六四事件。
那個年代還沒有文憑試一試定生死,中學生要考進大學還得經歷會考和高考,中史科的上課時數本已緊絀,作為安份而又為學生公開考試成績着想的老師,理應將時間用於教授其他更熱門考核的條目。
如果再沒有那些親歷過六七暴動的良心教師,也沒有在八九年為聲援北京學生而上街的香港人,每年始終如一地到維園悼念並教育他們下一代,甚至沒有傳媒再採訪當年事件的倖存者及目擊者,以後還有甚麼史料去公正評斷這些歷史事件?日後那些六七年、八九年都唔知喺邊度嘅學生又如何學到真實的歷史?
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指老師可以自行教授六七、六四事件的相關內容。這讓我想起母校另一件事,早前中四通識科測驗的問題提及七警案及警察大會,結果被自稱傳媒的親共組織上綱上線,大肆批鬥指內容偏頗,更致電到學校滋擾,最終要副校長道歉,該副校長更聲言日後在擬題及用詞作更周詳及全面考慮,變相跪低。我不知道那位通識老師最終有否受罰,但經此一事,其校內同儕,甚至是其他教校的教師,擬題時又會否多了一層顧慮?
要禁止老師教授敏感的近代歷史事件,根本不用教育局出手,把這些下三流的任務交給愛國流氓組織就好了。只要哪個教師提起左派挑起六七暴動,高達斌們立刻致電學校投訴內容偏頗;哪個教師說共產黨不是,李偲嫣們立刻聚眾上街遊行,批鬥老師不愛國;哪個教師與學生討論港獨,傅振中們立刻報警,支持警方嚴正執法。反正教育局不會跳出來譴責一句,警方也不會批評為濫用警力,說不定幾年後政府還會向他們授勳,表揚他們對教育界貢獻。
教師在沉重的教學壓力外,還要面對這樣的社會氛圍,最容易產生寒蟬效應。不用公開考試的,不教;綱領沒有的,不教;有爭議的,不教,再有良心的教師也要保住份工。而書商亦有同樣的擔心,為符合教育局標榜中史科要培養學生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歸屬感的宗旨,撰寫課程時顧左右而言他,輕歷史重文化,對傳統中華文化大書特書,對施政過失就輕輕帶過。或許日後,課本上有關六四事件,只有的官方發言人袁木的一句:「清場時沒有死過一個人,軍隊的戰車也沒有軋傷一個人。」
那時,還需要推國民教育科嗎?

巴喬
傳媒工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