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0月18日

大英帝國的敵人是美國 
(盧峯) - 盧峯

英美兩國現今關係看似緊密,但有歷史學者認為以往美國曾想令英國沒落。資料圖片

看過幾本有關大英帝國衰亡的歷史書,包括歷史學者Lawrence James的《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Empire》。最有啟發性及引人反思的卻是日本歷史學者中西輝政寫的《大英帝國衰亡史》。中西輝政的書算簡潔,中文譯本不到300頁,卻提出了不少新的角度,特別是英德、英美兩套關係對「日不落帝國」衰落的影響。
不少人認為,英國從十九世紀中後期開始走下坡,無法維持Pax Britannica(大英治世)是因為德國興起挑戰英國的「霸權」,令英國被迫陷入歐洲列強角力,最後在一次大戰四年中耗盡人力(五分一牛津劍橋學生戰死)、財力(欠下巨債)和維持巨大帝國的意志,從此踏上衰退的不歸路。
中西輝政卻提出一個更關鍵的問題:英國是個面向七海的全球帝國,為甚麼要對德國在歐洲的冒起那麼在意,還不惜放棄原來光榮孤立平衡各方的傳統,傾盡全力圍堵德國,包括與德國進行海軍軍備競賽又跟歷史死敵如法國、俄羅斯結盟。
中西輝政的疑問實在有道理,德國自1870年統一以後的確快速成長,取代法國成為歐陸最強大的國家。但從地緣政治看,德國位處歐洲中部,它崛起威脅最大的是法國及俄羅斯。反過來說,德國在歐陸其實處於東西夾擊的危機,即使英國不出手,德國本身要獨霸歐洲也不容易。
而在全球範圍,德國到十九世紀最後十年才開始進軍海外殖民地,跟大英帝國跨越全球的領土、屬土相距甚遠,對英國的海外帝國包括商業帝國可說毫無威脅,英國根本不必傾全力圍堵德國。
再從經濟上看,十九世紀後期德國、美國同時發力進行大規模工業化及現代化,國力直追英國。假使英國真的要抑制挑戰者保持霸業,它沒理由只針對德國而放過美國。其實,單以工業發展速度計,美國對英國企業及經濟的威脅更大。可英國始終對美國的冒起隻眼開隻眼閉,最終坐視美國到二十世紀初取代英國成為經濟霸主,並以此為基礎挑戰英國的政治霸權。
中西輝政認為,假如十九世紀末英國決策者的戰略佈局不是一面倒反德及圍堵德國,在德法爭雄中保持距離,並同時防範美國崛起,那英國將可避免陷身於慘烈的Great War(一次大戰)中,保留實力、財力應付美國的挑戰。即使最終無法阻止美國成為新興強國,至少不會任由美國予取予攜,主導一戰以後的歐洲以至全球局勢。

英美特殊關係只是自我安慰

另一方面,中西輝政指出,英國政界對美國似乎有份情意結,總認為大家有歷史、民族、語言淵源,可以倚賴美國的支持穩住帝國。實情是美國朝野比任何人更有決心、更希望把大英帝國「清盤」(liquidate)。一次大戰後美國就以債權國身份逼英國大量出售海外資產以還債,從而大幅削弱英鎊、英國在金融市場的地位。
到二次大戰美國削弱英帝國的想法更赤裸裸。1945年8月17日,日本正式投降兩日後,美國立即中止land lease的特別貸款、優惠計劃,要英國盡快還債又逼英鎊升值,令本來是戰勝國的英國像「乞丐」那樣到華盛頓懇求美國貸款以免國家破產。而在設定戰後金融秩序特別是Bretton Woods System方面,美國官員視英國的建議如無物,讓名聞中外的經濟學者John Maynard Keynes 空手而回。
到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美國政府反對英法出兵,不惜在金融市場沽英鎊製造外匯危機,令英國不得不「含淚」收兵,從此撤出遠東,變成依附美國的「小弟」。
從這些事例看,大英帝國的真正「敵人」顯然不是德國而是美國,而所謂英美特殊關係只是英國失去帝國後的自我安慰而已!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