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7年08月28日

懲教員認打少年犯:
施虐取悅上司 
轟助理署長講大話

64,224

【本報訊】「早排議員開記者會講懲教打犯,我話你知,全部內容都係真嘅」、「助理署長話30年來冇聽過,有冇搞錯呀!咁嘅大話都講得出?」懲教人員毆打少年犯近日再次成為傳媒焦點,《蘋果》早前接觸到一名資深懲教署前線人員,他坦承打少年犯是根深蒂固的傳統,目的是奉承上級,「老闆覺得你打人先叫做到嘢,你點敢唔打?」又點名「壁屋二倉」以打犯聞名,在該處服刑的少年犯動輒得咎。
記者:陳建平

相關新聞:議員促設獨立委員會調查

任職懲教助理逾10年的強哥(化名)早前接受《蘋果》訪問,多次讚許電影《同囚》內容逼真,「嗰個TVB藝員(趙永洪)扮懲教人員呢?嘩!真係似到十足十,我哋就係咁樣」。電影中趙永洪飾演的MO Sir,在操場上毆打少年犯游學修,又逼他以手指洗刷馬桶糞迹後再擦自己牙齒。

逼飲大桶水致水中毒

強哥說笑後沉默下來,承認自己也曾內疚,「第一年入去做,打犯後個心都會好唔舒服,但坦白講,打打吓就會麻木,後來冇晒感覺」。他解釋,打犯風氣源於管理層的喜好,因為高層總覺得年輕人「唔打唔聽話」,甚至認為拒絕打犯的人員是辦事不力及不合群,「當然一定有前線人員本身變態,視打人為樂,但佢哋只佔10%左右,我哋大部份人都只係為咗取悅上司先打」。
外界有人認為少年犯目無法紀,懲教署以武力懲治是天公地道,但強哥不同意,「如果啲犯好寸嘴,你都可以話佢抵打,但好多時佢哋只係做錯少少嘢,例如瞓晏咗少少、摺被摺得唔夠靚,就要俾人打,真係好慘。」
他說,曾有同事逼一名少年犯飲一大桶水,令他水中毒被送入深切治療部,獲救後少年也不敢投訴,「就算投訴都唔會有事,佢點證明係我哋逼佢飲水,唔可以係佢自己鍾意飲水咩?前線人員好醒,唔會留痛腳」。
至於為何特別多少年犯被打,成人釋囚卻鮮有投訴?強哥說青少年入世未深,法律知識貧乏,不懂反抗,加上少年犯被法庭定罪後,一般會先到壁屋懲教所,再由法官按評估報告決定把少年送入哪一級別的懲教所,以致少年犯在等候報告的兩周內都不敢投訴,免被懲教人員在報告上給予劣評,「所以壁屋二倉最出名,打到飛起」。
強哥指有別於成年犯被判具體刑期,法官不會訂明少年犯的監禁時間,故少年犯即使最終被正式送入某懲教院所,基於懲教人員擁有決定刑期的絕對權力,一樣不敢反抗。

相關新聞: 少年犯自尊盡毀:做唔返普通人

前線立威「揀好恰嘅嚟打」

不過強哥指,最近3、4年打人的情況明顯減少,因為上一代紅褲子出身的懲教高層大多已退下來,現時文官當道,不太認同打人的傳統,也不願「孭鑊」,不會無條件包庇下屬打犯。但前線人員為了立威,「揀啲好恰嘅嚟打,令其他少年唔敢挑戰你」。強哥總結懲教人員就是欺善怕惡。
懲教事務職員協會初級組主席簡文傑指從無聽過類似事件,建議知情同事向署方及警方提供資料,又強調部門並無「打犯取悅上司」的文化。協會副主席王天倫早前表示,10多年從未聽聞「雞翼」等私刑招式。
懲教署回應指,對於職員的違規行為零容忍,懲教人員對待在囚人士時,不得使用不需要的武力;若證實有違紀行為,署方會進行紀律處分;若發現違法行為,會交由其他執法部門跟進。對於近月的相關報道,該署稱已按機制轉介警方跟進,警方仍在調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