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8月22日

司法獨立不等於法治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 戴耀廷

最近上訴庭處理衝擊立法會及重奪公民廣場案都被質疑對示威者判刑過重。資料圖片

對法治的討論,很多時候都把司法獨立看為重大課題,甚至給人印象以為有司法獨立就等於有法治。或許在法治傳統悠久的社會,若能達到司法獨立,法治大體也能達到。但兩者不是等同的,司法獨立可以說是法治的必要元素,但不是充份元素。即是說,沒有司法獨立,法治難以達到,但即使有司法獨立,法治也未必可達到。
要弄清楚司法獨立與法治的關係,就要先釐清這兩個概念的含義。司法獨立是指法院的法官在判案時,不受外界的政治壓力,能獨立地作出裁決,不因涉案人的背景而有偏頗。若沒有司法獨立,法官只會為當權者服務,為專制政權披上法律外衣。
法治卻不只是有法必依,亦不止於以法限權。司法獨立能確保執法者依法施政,並在一定程度上制約權力。但法治的目的也是以法達義,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法治不只是關乎嚴格執行法律的條文,條文背後還有一套精神價值,官員在執法及法官在裁決案件時,都應體現法治精神,就是尊重每一個人的尊嚴。
法官在訴訟中只負責按法律裁決。法律的內容不是由法官制訂。若法律不符法治精神,未能保障公民權利,甚至壓制公民權利,法官能做的非常有限。即使法官有一定程度司法酌情去解釋法律條文、發展法律原則、判斷事實及引伸法律至事實,若法官們本身不擁抱法治精神,過度強調社會秩序,輕看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尊嚴,僵化地用法律去處理複雜的爭議,只有司法獨立並不能保證法治實現。
有不同因素可能導致法官們會有此取態。一、大部份法官的出身、背景、訓練、經歷及身處環境,都令他們屬社會中既得利益的一群。因此,他們的政治立場大都傾向保守,希望維持現有的秩序,用較激烈的行動去嘗試改革現有制度,都不容易得到法官的同情或認可。

法官保守對不公義缺認知

若法律本身有明確規定,酌情空間不多,法官的政治立場的影響不會太大。但若相關法律本身是嚴苛,條文又存在不少的詮釋及引伸空間,法官的保守政治立場就可能影響很大。事實是在政治爭議大的案件,法官往往擁有很大的空間去注入他們的政治立場。有些時候,可能法官們也不自知把保守的政治取向讀進了法律內,還認為自己只是公正地引伸法律。只僵化地引用法律條文,不看法律條文及裁決是否符合法治精神,本身就是一個政治決定。
二、不少法官以維持獨立為由,不會主動去了解民間疾苦。他們從有限的渠道接收到的資訊,只能是片面的。加上他們本身已是抱持保守的政治傾向,對社會的不公義缺乏充份認知,法官往往成為了現狀的保護傘,不自覺間打擊了社會的改革力量。但當社會的改革力量被多方打壓,包括司法打壓,令社會失去了自我調節的能力,社會不滿只會繼續累積,直至更激烈地爆發。
三、在威權統治下的法院,面對的境況更加惡劣。法官們首要的考慮,當然是維護法院本身的獨立及權威。若他們感覺到,如做出的裁決,未能充份考量威權政府的利益,威權政府有可能運用政治權力把司法獨立收窄甚至收回,那麼即使威權政府沒有直接發出指示,法官也會自我約制,不去做一些有可能挑釁威權政府的決定。
有司法獨立但沒有達義的法治,正是香港當前的狀況。相信香港的法官仍能獨立地作出裁決,也未受直接的政治干預,但大部份法官在當前的情況下,卻不能在裁決中體現法治精神,尤其涉及複雜政治爭議的案件。這也讓我們更加明白,沒有民主的制度,即使能勉強維持司法獨立,法治精神也難以得到尊重,令法治不彰。法治不只是關乎司法獨立,更關乎民主!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