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8月22日

求仁得仁與政治檢控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自從六七暴動後,政治犯這個詞語再次出現於香港。資料圖片

被判刑被加監的那十多位年輕人,追求的是一個問責的政府,一個更合理的政制,因而無懼被檢控的風險,合理的制度才是他們追求的仁,但他們沒有得到這個結果。就算認為這只是他們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也不能說他們是要刻意追求坐監。作為置身事外的人,要講風涼話,也應該想一想,如果政府在刑事追究他們的時候,作出了不符比例甚至更為嚴苛的刑責,這個也可以算是他們所求的仁了嗎?
要保持香港政治清明、司法獨立,第一個指標首先便是這裏不應該有政治犯。就算真正的民主仍然遙不知期,香港人也絕對不容許這裏再出現政治犯。上一次出現政治犯,應該是五十年前六七暴動期間了。當時由左派發起的暴動,搞到遍地炸彈,甚至發生沙頭角槍戰,整件事死了50多人,傷了幾百人。當時被檢控判刑的一些犯人,確有部份是被左派誤導而無辜受牽連的年輕人,但當中也有不少是嚴重暴力罪行的直接參與者,嚴重性遠比佔領人民廣場及衝擊立法會大。但無論如何,自從六七暴動之後,香港便再沒有政治犯。想不到回歸20年後,香港竟然會來一個大倒退。星期日大量市民出來遊行,清楚向政府表達了市民是如何看待這一件事。
說他們是「政治犯」,首先是要搞清楚他們被檢控、被判刑、被覆核刑期這個過程是否涉及政治迫害。首先,政府及律政司,有沒有嚴格遵守其檢控政策,在過程中排除政冶考慮。其次,法庭的裁決及判刑是否有理據,是否公允,是否一貫,因而不會構成任何質疑是配合政府的政治需要的政治性裁決。
先說第一點,有一位一向低調的法律界朋友指出,律政司長是政府管治團隊中的一員,要對政策和部門的工作向政府負責,但有關刑事檢控的決定應該是按照既定的檢控政策而作出的專業判斷。 因此,如果涉及重大的、可能引起爭議的政治敏感事件,正常情況是應該交由不屬於政治任命的刑事檢控專員作最終決定。回歸以來,由律政司長親自作出有關刑事檢控的決定,大家可能會想起胡仙案。當時律政司長梁愛詩的決定,對香港司法制度產生了多大的負面影響,大家應該記憶猶新。到這一次,袁國強被國際媒體揭發之後,也只好承認內部確有不同意見,而他也沒有否認最終是由他拍板申請刑期覆核的決定,可以理解為這一次是他親自干預了刑事檢控的專業決定,沒有辦法令人不懷疑這一個決定有可能是基於政治的考慮。

政治犯令香港倒退50年

刑事檢控必須嚴格依據既有的檢控政策,也必須讓公眾清楚明白有關的決定是不偏不倚的。但港人看到的是過去幾個月政府是如何偏頗。七警案除了是濫用公權力之外,還是濫用私刑及帶有清楚的暴力指向性,行為十分醜惡,性質嚴重,但政府除了要納稅人繼續支付幾百萬薪酬之外,連現任特首也說要理解要包容。有一些今天口口聲聲說要嚴格依法辦事的政治人物,甚至出席警察的非法集會,為他們站台,幫他們籌款。到了這一次,他們則對於那些只是爬過圍欄而沒有動用過武力的示威者,或對一些有衝擊舉動但沒有傷害任何人意圖的行為口誅筆伐。政府甚至不惜違反一向公平的檢控政策,要律政司親自作出檢控決定,這不是政治檢控還會是甚麼?
衝擊立法會及佔領人民廣場兩宗案件的刑期覆核,說穿了,就是赤裸裸的「政治檢控」。結果是今天有一批願意為香港美好明天奮鬥的年輕人正身陷囹圄,也是在所謂擺脫了殖民地屈辱、回歸祖國20年之後,香港再次出現了「政治犯」。如果從他們行為的性質上來看,香港實際上倒退到比50年之前更嚴苛更差勁。至於法庭的判決是否公允,有沒有配合政府的政治檢控作政治性裁決,已經是另一回事了。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