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7月25日

928舉黃傘60分鐘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 戴耀廷

過三年前的雨傘運動,黃傘已成為港人追求民主的象徵。資料圖片

最近接連發生令人不快的事件,劉曉波逝世和四議員被無理DQ,情緒低沉,沒有心情去運動跑步。但知道這樣很不妥,終打起精神重上熟悉的跑道。當跑得大汗淋漓時,前面有一位女士正走過來,她打着一把黃色雨傘擋太陽。我心裏想:「她竟敢那麼明目張膽打黃傘!」看着她走過,我突然想到,在這政治低氣壓之時,我們還是可以做一些事,為自己、為同路人、為沒有放棄真普選的港人打打氣。
我建議在9月28日,也就是警察施放催淚彈觸發雨傘運動的三周年,在下午5時30分開始,大家走到一個公共的地方,是讓人看得見的地方,打開一把黃傘,至6時30分結束。三年前,警察是在下午5時58分發放第一枚催淚彈。在5時30分開始,寓意雨傘運動在警察施放催淚彈前已開始。舉黃傘60分鐘,表示我們會一直把雨傘的精神堅持下去。
大家不用一起走回金鐘去舉黃傘,我鼓勵所有曾經在那79天到過各個佔領區的人,分別在自己的社區舉傘。若你沒有去過佔領區,但認同雨傘運動的精神,以非暴力的行動去爭取真普選,請你也參與。若你剛下班還在回家的路上,可以選一個路邊舉黃傘。若你還留在學校,可以在學校的一塊空地舉黃傘。若你已回家,可以走到屋邨、屋苑的公園或公共地方舉黃傘。即使你有事不能走到街上,也可以在窗邊打開一把黃傘,讓人能看見。即使你在開車,也可以在座位旁放一把打開了的黃傘。總之,無論如何,找一個讓人看得見的地方,打開一把黃傘。

讓民主信念遍地開花

有人會問,這樣做有甚麼意義?有甚麼用?
一、堅定信念。經過三年,香港民主沒有寸進,甚至倒退了。「我有沒有失望至放棄了?」你可以這樣問自己。若你沒有放棄,決心堅持下去,但想不到能做甚麼,就在928舉黃傘60分鐘。這起碼可向自己表明你沒有放棄。單說自己沒有放棄是不足夠的,你願意為這信念付上代價嗎?舉黃傘60分鐘不單要付出時間及精力,站在公共的地方舉起黃傘,其他人可能對你指指點點甚至喝罵你,你願意把對真普選的堅持在人前展示嗎?你願付出這樣的代價嗎?
二、找到同路人。「我旁邊的人有多少與我一樣還在堅持真普選的信念呢?」或許你認識一些朋友也與你一樣的,你可以與他們相約在同一個地方舉黃傘。但可能過去三年,你感到很孤單,因你身旁的人,不是對此漠不關心,就是反對,或是好像已再不關心了。當你在你的社區內舉起黃傘,我相信你絕不是孤單的,你會看到在周圍一把黃傘、一把黃傘舉起。你可以走向他們,讓黃傘們走到一起。見到不少同路人在左近,我相信能為你堅持下去打下一支強心針。
三、遍地開花。請大家不要只聚到一個點去,希望大家能在自己的社區舉黃傘。在以後的抗爭,無論是區議會選舉、立法會選舉或是街頭抗爭,我們都需要遍地開花,那才能更有效地結聚力量,也不會那麼容易被人集中打壓。這也能讓各地區的雨傘人有機會自行組織起來,為以後的抗爭打好地區的基礎。
四、鞏固群體。我仍然深信堅持真普選的人還是很多的,只是大家還未想到一個好方法走在一起,為真普選共同商討一條出路。當大家舉黃傘時,可以與同路人們就民主路應如何走下去交流意見。若能有一個手機程式,讓大家在討論後,可即時把意見收集起來,結果會是各政黨和議員的重要參考。
但即使在928舉黃傘甚麼實質作用也沒有,也沒有人願與我一起去做這樣的「儍事」, 我也會一個人站到街上舉起黃傘的。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與我一起,在928那天在不同的地方,舉起黃傘60分鐘,堅定我們追求真普選的信念,與同路人們一起去把這信念,在香港的每一角落,讓民主信念遍地開花。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