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7月21日

假如習近平過問了
(資深傳媒人 潘小濤) - 潘小濤

劉曉波患癌末期仍不得出國就醫,可見中國的不人道對待。資料圖片

劉曉波從確認肝癌末期,到診治、死亡,前後也不過個多月,而他死後短短三天就灰飛煙滅,不僅沒留下墓穴墓碑也就沒有墓誌銘,就連靈位龕位都沒留一個,因為骨灰都被撒大海了。如此形同謀殺及毀屍滅迹的過程,卻被劉曉波大哥劉曉光在官方安排記者會上大呼「非常完美,出乎我的意料」,也真出乎我的意料。
真的完美嗎?當局處理劉的後事時,犯下無數錯誤甚至罪孽。首先,到了肝癌末期才被確診,這已是不能饒恕的失誤;在劉曉波的最後時刻也不讓他出國治病,不讓他與親友見面、與外界接觸,甚至連太太劉霞也一併被嚴密控制,在任何一個文明社會,這都是極不人道的。
其次,他的後事根本就是一齣「有關部門」導演的鬧劇。當局公佈劉霞寫給「有關部門」的親筆信,聲稱「劉曉波的後事一切從簡,直系親屬參與即可。最好從快,周六火化後即進行海葬,同一天完成更好」。但根據輾轉接觸到劉霞的朋友轉述,從劉曉波被確診肝癌末期那天起,劉霞就提出了包括家屬(劉霞及其弟弟劉暉)陪同出國就醫、取回手稿等所有留在監獄的遺物等要求,結果呢?根本就是極速火化這個「要求」(極可能是「被要求」)符合當局的需要,才有「特事特辦」的火化安排。要澄清及讓外界相信,只要讓她自由地跟外界聯繫,那怕通一次電話、一次對話、一場記者會就可以辦到了。劉霞一直被軟禁,還能說是「完美」嗎?
更大的甩漏出現在劉曉波遺體告別儀式。當局通報說,火化前舉行了簡短告別式,「劉霞、大哥劉曉光夫婦、四弟劉曉暄夫婦、以及劉霞弟弟劉暉等親屬和生前好友參加了告別式」,並附上多張照片以證明。這就是劉曉光口中的「善後事宜處理得細緻、周到」的根據了。事實上,除了上述家屬,散居北京、大連等地的親人,還有與劉曉波相識多年的朋友,事前都被蒙在鼓裏,計劃來華參加劉曉波喪禮的諾貝爾獎委員會主席安德森被拒簽證。在中國傳統,紅白二事至關重要,尤其是喪禮,孝子賢孫披麻戴孝之餘,還要守孝,不讓劉曉波家人摯友到靈堂送他最後一程的後事,能叫細緻周到嗎?

暴政抹不掉的血債

更何況,那十多名出現在靈堂的「好友」,幾乎全是剪了平頭裝的年輕人,劉曉波和劉霞被監控多年,哪來這批年輕朋友?劉曉波好友莫之許表示,相中「好友」全是假的,都是監控劉曉波夫婦的公安國保,甚至有早年跟劉曉波打過架的公安。網民全世欣也指「照片中後排右數第二個就是國保,他旁邊那個女的,在醫院曾經跟蹤過我!」如此這般也算是完美的後事?
按中共政治,除非習近平親自下令,否則劉曉波的後事是不可能完美的。劉曉波是政治犯,他的生前死後當然也關乎政治,因為他是全球唯一在囚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國際社會享有極高聲望,他的身後事本來絕不應馬虎。設若習近平早就過問,要求關注劉曉波獄中情況,豈會待他肝癌末期才被查出來?後事就更不可能出現羞辱死者等問題。
設若習近平沒有下令,又或所下命令剛好相反,要「有關部門」毋須理會外界,則他們必定一心逼劉霞盡快將劉曉波變成一堆灰燼,後事辦得馬馬虎虎、草草了事就是必然的了!但這就能抹掉劉曉波的歷史,減少中共暴政的血債?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